路上歌聲




2006年8月25日,大理古城→右所鎮的一條小鄉,48.65公里,海拔2434公尺,住宿:土雞園(Y10/人,沒廁所。GPS座標:N26.057878, E100.120531)
2006年8月26日,右所→鶴慶,70.8公里,海拔2189公尺,住宿:宏緣旅舍(Y30一家挺大的房間連浴室,有熱水,晚上外邊有點吵,在S221公路旁。GPS座標:N26.5604, E100.177406)

離開大理古城,有兩條公路去麗江,一條是大麗線S221國道,是高速公路,路上村子疏落;另一條是214國道,從地圖上看不到地勢,只知經過較多小村子,但又比前者多了二十多公里。我本來是打算214線,但不知怎的離開大理北門後,居然走上了大麗線,心想也沒關係吧。

路上平平無奇,我是說風景平平,道路也是平平,直至到了軍馬場收費站後,才開始上山。我們六個星期沒有踏車,之前辛苦鍛鍊回來的肌肉早就消掉了,現在突然上坡,倒感吃力。剛上山不久,還開始下毛雨,看天色是要有一場滂沱大雨了。這時四下一片荒蕪,卻居然有一家小旅館,名叫土雞店,可以停車住宿,我們也餓,就在這裡先住一晚。

老闆不太喜歡聊天的模樣,除了吃飯前點菜時那幾句語言交流,一句話也沒說過。我倒想問他為甚麼會在這個地方忽然開一家小餐廳,這裡附近沒有房子,沒有村子,沒有人煙,倒是有輛紅色跑車停放在外,車主專門過來吃土雞。


趁著天還未亮,早上六點多起來,為了要去公路旁的草地大便。旅館雖然有個廁所,但不抱樂觀態度。Oat怕尷尬,堅持要去公廁,進去不到一分鐘就跑出來,說旅店老闆正在大便,還跟Oat說早上好。

離開右所就遇到三位騎摩托車的人,好像是從廣州出發,都是Motof.net的網友,其中一人叫人民橋,說再多騎十天就進入西藏拉薩。跟他們道別後不久,Oat用對講機叫我停下來,以為有甚麼事情發生,原來又有另一名獨行摩托車旅行人,他居然也認識前面那班人,好像是同一個論壇的網友。他一邊聊天,一邊摩擦雙手說手很冷,一天踏五百公里。路上車子多,不宜久留,就此告別,他說要去找之前那一組人。

今天路旁都是深淵斜坡,省道沒欄杆護路,我張頭右望,不留神就會翻滾墮落,不禁一寒。Oat踏在我身後,他卻不當一會事,總愛在路邊遊踏,好像看風景會更壯麗。路上特多豪華旅遊巴和貨車,兩不相退,從不讓路,看到也覺瘋。

在西邑鎮吃過午飯,往後就是七公里下坡路,直達松桂。路頗陡斜,意外頻生,警告字眼也多,都是交警立的石碑,甚麼「不聽勸告,難過此關」、「此處曾翻車五人死亡」、「慢!慢!!慢!!!」等,路上也設了一條所謂的「失控車道」,是下坡主要公路旁的上斜小分支,路末堆了沙包,不知有沒有發揮過作用。

還有十公里才到鶴慶,公路稍闊,旁邊加了一道單車徑,在密茂農田拍些照片,兩位白族老婦笑迷迷地跟我們打招呼,說要唱山歌。聽不明內容,聲尖話細,不算好聽,倒覺滑稽。六十歲的趙金惠(白族很多人姓趙)面上掛一副紫色墨鏡,鏡框帶歪,模樣搞笑;六十八歲的趙若菊聞歌起舞,拖著手來搖拂甩動,意態倒像個小女孩。我拍了些影片,臨別前趙金惠又說:「你們要走,我再給你唱一首歌,是關於道別的!」唱罷解釋道:「這首歌的意思是要你們一路順風,遇到很多好人,可以發財!」

<圖> 從大理古城踏到右所鎮附近的一處荒蕪之地,剛好要下雨,居然有家土雞園,可供食住,留宿一宵。
<圖> 翌晨離開土雞園,剛好遇到三名從廣州出發的摩托車手,他們說要多花十天去西藏拉薩。
<圖> 天氣不太好,霧氣極大,遠不見路。
<圖> 今天不停上山,公路旁稍作休息。
<圖> 到了下午天色轉好,這裡是大理至麗江火車線的路橋修建部份。
<圖> 路旁遇到兩位白族老婦,說要唱歌給我們聽,表情十足,很搞笑。
<圖> 唱了好一段時間,臨走前再唱一首送別歌,說祝我們道上發財,一路平安。
<圖> 鶴慶中心的雲鶴樓,原建於一五一四年,這座建築物其實是新修。
<圖> 鶴慶新修了一個古城村,才有十年歷史,這是街上的一角。
<圖> 我和Oat跑進一家「老房子」吃飯,滿是蚊子,吃得不算順意。





<< 前頁後頁 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