緊急回程




2006年7月5日至8月21日,巍山→大理古城,73.16公里;大理→昆明→深圳→香港→越南→香港→大理

<圖> 準備在家裡設靈。
<圖> 喪禮。

本來想在南詔市多呆一天,今早卻收到家書,說我爺爺進了醫院,信中甚至寫著「春節回來的話,可能見不到了」。我嚇了一跳,但怎麼也要找個地方寄存行李和自行車,以前去過大理古城,住在四季客棧,那是一家青年旅舍,有行李儲物房。今天心裡急著,一早就想跟Oat踏去大理,吃過早飯後卻下大雨,等到中午後才出發,到達時又已近黃昏,東西收拾了一大堆,把需要的物品打成小包,明早就要出發。

第二天早上遇到之前認識的荷蘭單車男女,Rob及Aranka,他們的自行車中軸有些問題,本來是想去下關(大理市)修理,但Oat看過後覺得不難,反正我們還有時間,就先幫他們整弄一下。下午乘特快汽車往昆明走,沿途經過祥雲、南華、楚雄、安寧等地,都只像過眼煙雲,閉上眼就走漏了。有時看到旁邊舊路上一輛小自行車龜行緩爬,就像之前你看我一樣,現在我們看他,也會想想他終點在哪。

從大理到昆明是一條超高速公路,但汽車方剛進入昆明,立刻堵車,在市郊範圍盤轉了一個小時才到公交車站。今天我們住在麗江認識的布拉格咖啡館老闆小譚的妹妹小小譚的家,上一次見面是SARS爆發的時候,一別三年,聊到二時才睡。翌晨打算買機票到越南,卻說這幾天都沒有直飛胡市班機,另一家又說:「你要去哪裡?胡志明市?怎麼寫……?」說罷打電話問人,滿口疑團的問:「是不是有個甚麼胡志明市啊,在甚麼地方?哦哦哦!」然後回覆我說:「你可以先飛到河內,再打的去胡志明市就行!」我驚叫怎麼可能打的士去,他還居然還跟我胡謅:「才幾十塊錢就到!」他難道不知道,從胡志明市到河內的距離,差不多是香港去昆明嗎?

去了別的店問,卻發現原來去深圳的機票才要Y680(已含稅,打折,原價為Y1240),那麼行程變得更為簡單了,先飛去深圳,經黃崗口岸回去香港,再由香港飛往越南(十四天有效機票價為HK$1400)。這麼轉折,卻已經是從昆明去越南最快捷(而且較便宜)的方法。坐晚上的飛機離開昆明,到達香港已是淩晨一時。因為最初沒打算要回港,鑰匙都放在大理的行李,媽媽睡得太酣,怎麼敲門響電話也沒反應,只好睡在走廊地板上,待到五時多我媽打開門,發現我們像乞丐般蹲在家外,驚哭一聲:「嘩,阿仔,嚇死我啦!!很慘啊!!」

在香港小留片刻,又飛往越南胡志明市,第一時間跑去了醫院看爺爺。他的眼睛有時候會明亮睜開,像嬰孩好奇張望身周世界;有時候又昏昏沉沉,像衰暮老人無力。過了一星期,他就離世了。離世那一刻,他氣息稍喘,醫生在爺爺身上檢查了一會,說:「他死了。」語氣平和得像問候你吃了飯沒有。爺爺終年八十六,始終是上了年紀的人過世,沒有濠哭的呼天搶地,阿姑只是淡然叫人布置居家,把反光面都貼上牛皮紙,棺木其實早已訂了,不消一個下午,茶莊已變成靈堂。喪禮搞了四天,風吹不留痕,一下子又回復平靜。

我和Oat回到香港,呆了一段短時間,又再重回大理,準備接續之前中斷的行程,往西藏行。




<< 前頁後頁 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