銀生古城




2006年6月26日,德安→鎮沅恩樂,82.4公里,住宿:阿美飯店(Y30一個標間,房間在一樓,可以把自行車推進去。在恩水路,中心衛生院對面。電話:5811728,GPS座標:N24.00444, E101.113378)

從德安跑去鎮沅,一路無事。只是Oat不知發甚麼脾氣,路上甚麼也不吃。我也不理他,自己吃飽就踏車。後來他大概太餓,但又不好意出聲,到鎮沅縣恩樂鎮吃晚飯時,他就餓得在餐館睡著了,醒來發覺我把東西都吃光,仍是一言不發,回旅館又睡。我晚上買了幾個方便麵問他:「吃不吃?」他忍不住笑了出來,這才弄熱水泡麵,自作自受。

不知他心裡想甚麼!


2006年6月27日至28日,鎮沅恩樂→景東錦屏鎮,72.38公里,住宿:明通酒店(Y30一個標間,房間在二樓。地址:茶生廣場白雲路,電話:0879-6228998。GPS座標:N24.451175, E100.842304)

從恩樂去景東,路況也是不錯,交通不多,只是很多「學神」,是學開車的。看新聞說雲南省為了減少交通事故,規定駕車學員要學開足72小時,訓練時期最少45天及開車里數達1800公里才能過關。車內更有監測儀器,每名學員有智能卡作記錄。我看到每輛學神車總坐了四、五人,每次經過總要跟我們揮手打招呼。

<圖> 今天路上有一個都拉小村,村上滿是新建的傳統房子,村民說是四年前政府實行搬遷計劃。
<圖> 路旁不少石刻廠,有鑿墓碑,有雕石獅,樣子挺可愛。
<圖> 在景東縣縣城錦屏鎮裡有一個銀生廣場,匿大一個地方,空無一人,我就叫Oat去拍些照片。
<圖> 還有這一張,景東以前叫銀生,以茶聞名,唐代的《蠻書》,當中提到「茶出銀生界褚山」,視為普洱茶最早期的記錄。
<圖> 鎮中心有一座山,名叫御筆山,山上有三殿。
<圖> 上殿後可以看到全鎮風光,環城皆山。
<圖> 上山路挺有「越野」感覺。
<圖> 山頂有一個規模很小的神台,外邊放了這塊石頭,寫著「公德指路碑」。
<圖> 這是今年才開張的三殿,分別是老君殿,觀音殿和財神殿,都是政府的。
<圖> 景東縣城其實不大,看遠一點已是田地,風光明麗,Oat說很羨慕中國人有這樣的山水。
<圖> 在三殿的香紙售賣處上遇到兩名老婆婆,她們說從來沒有看過人踏車上殿,所以就拍張照片留念。

不知這段村路甚麼時候修好,路面雖大致漂亮,但很多路段也路基下沉,忽然見公路前方墮陷,而且都是往河谷縣崖一方塌落,看起來還是有點可怕。急彎超多,部份達180度,路上總見這樣的告示:「此路段發生特大事件,32人死亡。」算是警愓吧。

昨晚Oat吃麵條至淩晨兩點,今天特別遲起,我們下午一時才出發。路上有一條小村,一列的傳統房子,沒有參雜一家廁所磁磚頭所砌成的「新建築」,看起來頗感耳目一新。村民說:「以前是在大朝鄉(?)住的,四、五年前政府叫我們搬過來,說這邊的發展較好啊!」縣政府還規定房子的建築風格,建一座房子四萬多元,不知是不是想發展旅遊業?只是有些家戶看起來好像永無完工之日,或早已略顯頹垣破落……或者是刻意安排的「古城感覺」?。

到達鎮沅已天黑。進城卻見建築物都新簇異常,居民不多,店子大多關了,漆黑一片,卻有個匿大的休憩公園,名叫銀生廣場,空無一人。我們找了旅館,才知原來剛好停電。我問服務員這裡電力供應是否經常出問題,她說:「不是啊,很久才一次啦!」但入黑後外邊幾家店卻發動了自備的柴油發電機。不是經常出事,為甚麼要自備電源?

餓了一整天,想去找些好吃的。「有沒有自助火鍋店呢?」問了幾戶人,其中一戶反道:「吃砂鍋不就挺好嗎?」最後只找到一家小酒吧,西洋吧櫃上放滿了茅台和雀巢咖啡。我和Oat每人吃了一個麵條,三塊錢而已,老闆卻頗為狼狽才弄了兩個出來。吃麵時還見老闆整理一些燒烤串,夜已淩時,真的還有客人來嗎?老闆說:「酒吧才剛開一年多,不過這裡晚上人特別少。」我心想人少你還開店,真是難得!

只是,為甚麼這個地方寂靜得有點詭異?


昨天提到的銀生廣場中有一堆銅像(我也有迫Oat去拍些無聊照片),其中一個雕像是《蠻書》作者樊綽,書成於九世紀中葉,當中提到:「茶出銀生界褚山。」被視為是普洱茶最早期的記錄。而這裡的旅遊局又四處放廣告宣傳這裡是「銀生古城」。我對古城有一份情意結,一直想找這個「古城」的位置,四處打聽,居民卻說:「哎,其實我也不知道……」後來我才知道,所謂的「銀生」,就是今天的景東縣一帶,只是改了個名字。

去不了古城,便只在鎮裡踏自行車,這才發覺在空城的西邊有另外一個較繁華的縣城,我們所住的大概是新發展區。

鎮中有座御筆山,山上有座廟。上坡只有兩條路,一是才修好的梯級,或是舊路,是一條不成形的毛路。我們好不容易才抄小徑上頂,舊路滿是樹蔭,我們迷迷茫茫地騎車推車,走出來時居然已經爬上了山頂,海拔1437公尺(市中心為1200公尺)。山頂上建有三殿(老君、觀音及財神),才修好半年,木門上鎖,我們從縫間中窺見個老君像,也沒甚麼看頭,但風景極佳。Oat卻忽然說:「很羨慕中國人,有這樣的山。」我說泰國也有啊,清邁就是個山城,不過他說泰國很少地方可以環望皆山。

近來我和Oat養成了一個習慣,就是啃葵花子,下雨時坐在路邊沒事幹,就啃掉一包;晚上口淡淡想吃甚麼,又要省錢,也就再啃一包,最好吃是安徽洽洽牌的原味葵花子。我們坐在三殿的梯間又消化了一袋葵花子。一位老婆婆突然爬上來,最初以為她來朝拜,卻見她居然把殿門打開,不久又來了一名「生意人」。老婆婆問他:「你要求甚麼?」生意人也不知道有甚麼選擇,老婆婆就列出一個清單:平安,家宅,生意。生意人想一想,說求平安也可以。之後就開始唸經。

我們拖著自行車沿梯間下山,到了下殿的香紙售賣店,坐了另外兩位老婆婆。她們驚訝地問:「你們甚麼時候上來啊,怎麼我們都看不到?」她們叫我們喝茶,坐著聊天。老婆婆名叫雷天恩(70歲)和謝太仙(66歲),聊天時越來越多人,她們說:「人老了,想來修心養性,才住在這兒,住下面很悶。有人來我們也就賣些香紙,沒人就打掃一下。」說時又有另一名身穿運動服的老翁背著孫兒爬了上來,買些佛香上去拜。時近日落,漸見遊人洛澤不絕,都是跑上來做運動,拜神的倒不算多。一直談到日落,怕天黑下山危險,就此道別。

老婆婆叫我們再喝茶,問:「好不好喝啊?」茶味略酸,挺醒胃,我們當然說好喝。老婆婆便說:「那麼把整包茶葉也拿去,不打緊吧,試試我們景東的茶嘛!我們在這裡半年也沒看過人騎自行車上來。」說吧就哈哈大笑,笑聲有感染力,把我和Oat也弄得挺開心。

老婆婆說:「你們過幾年再來。」

我心想也不知有沒有機會,但應承會把照片寄給她們。




<< 前頁後頁 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