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倒霉了




2006年6月16日,景洪→大渡崗,74.56公里,住宿::榮華賓館(30元一個有電視及衛生間但沒風扇及空調的房間,不算超值,有房間在一樓,但很快滿。GPS座標:N22.004948, E100.800498)

今天十二時多才離開景洪,臨行前先去酷車地帶跟他們說再見。我記得六年前初來景洪,感覺是滿街灰塵,沙土飛揚的沉悶城市。現在像是脫胎一樣,變了新城。走的時候還是有點捨不得,可能只是捨不得城市的那種便利吧,還有那個空調房間?

<圖> 踏車以來遇過最差的加油站,在孟養。職員看我們修理自行車,居然想趕我們走。
<圖> 因為新公路開通,舊路上商店不多,我們有時候要以壓縮餅乾充飢。這種「香香雞汁味」比五年前我試過好味得多。
<圖> 今年六月剛開通了由孟養去思茅的新超級「思小」高速公路,打通幾座山,加建無數路橋,似乎是為通往東南亞作準備。
<圖> 相片中央部份是國道G213,我們則是踏省道,條件也不錯,只是彎路超多,幸而現在交通極疏,也不算危險。
<圖> 這是到了大渡崗鄉拍的照片,滿是梯田茶田,海拔也高。

往景洪市北的孟養方向出發,上山下山,到了孟養時卻忽然聽到前外輪胎穿了一個洞(已經用了一年零七個月),勾破了內胎,還發出吱吱聲。剛好對面有個中國石油的加油站,跑了進去修車。把前輪脫下來後,居然有一名職員跑過來,倒不要以為他要問候我們需要甚麼幫助,而是語氣一點也不客氣地說:「喂,你們在幹嗎?去外邊修吧!」

我踏車這麼久,第一次遇上這麼大的侮辱。他還說:「我們領導快下來了,你們快點走!」

這次他倒霉了!我對他也不客氣,直接就問他領導在哪裡,我要去問他可不可以給我們在這裡修車。我問道:「你有沒有問題?我們自行車壞了,走不動,你還過來趕我們走?!」Oat見我忽然跟職員吵架覺得奇怪,解釋了後他就只驚嘆:「嘩,他怎麼會沒有幫人的心?」

經理真的來了,我跟他「了解」一下情況,可能看我們打扮奇怪,不是好欺負的村民,語氣挺客氣。我堅持要記下剛才那名職員的名字,經理很猶豫,問我寫下來有甚麼用。我說:「你不要擔心,我也只是了解一下,把相關的情況報告一下。」經理問我們是甚麼單位,我也只是很玄地回答:「哦,是香港和泰國相關的單位。」我當時心想是香港及泰國的網站而已,他怎麼想就是他的事了。他極不情願地寫下了名字,然後好言好語地說:「可能職員怕你們危險嘛,這裡是油站,可能會爆炸……」旁邊就是宿舍,他們難道冒性命之憂來上班,但經理跟我們道了歉,我們的氣下了,修好車子就離開。

今年六月剛開通了由孟養去思茅的新超級「思小」高速公路,自行車禁行,但貨車、公車之類都只挑大路走,舊路空空如也。老道本來滿佈旅館和KTV,甚麼「路緣山莊」、「情人小軒」等:還沒碰頭,已然緣盡;情深似海,還是難逃倒閉的厄運,只留下一處死城。

今天我身體有點不適,離開景洪後Oat說要替我拿拖車,走了一公里多,我居然超前了他,看來他踏得很吃力,我也替他難過。如果連他也覺得艱難的話,就等如是到了人類極限!我用對講機問他要不要給我拿回東西,他怎麼也說不用,卻仍是踏得很慢。我二話不說就自己拿回行李,一來不想他太慘,二來也不想太倚賴他。

今天踏得挺慢,進目的地前又上一段沒完沒了的上坡,到達大渡崗時已天黑,沒有作參觀。小鎮四周都是梯田茶田,也是壯麗風光,不過我們要明早才有心情去拍照片。鎮上不少茶店,旅館房間裡也送了一盒綠茶。Oat很驚訝,說泰國沒有免費茶葉,更沒可能送上一整盒,他說要收起它拿回家慢慢喝,但我阻止了。

今晚住在榮華賓館,跟景洪簡直是差天共地,價錢三十塊錢,連風扇也沒有。老闆說:「我們這裡海拔高嘛,你開窗就不熱。」問她開了新公路後的生意,她說:「我們以前房間賣八十塊,很多人排隊等住啊(?)……」(最近呢?)「最近就淡一點……」(新公路開了,還有甚麼人來這種地方?)老闆辯著說:「這裡是鄉嘛,這裡都是人!」(這裡有甚麼特別的?)「這裡都是種茶……」

我也不是要跟她頂嘴,但還是要問:「這裡的茶沒有普洱的有名氣,我來之前連聽都未聽過!」老闆不服氣,聲音越來越尖地說:「我們這裡的茶才出名啊,幾年前三兩茶葉就賣了八十多萬啊!」(那肯定是賣給老外吧?中國人怎麼會上當?)其他人聽到就大笑起來,老闆還是說:「好像那些外國人說有藥用的功效嘛!」

果然是外國人的錢特別好宰。




<< 前頁後頁 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