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邦雞碗




2006年5月11至15日,旺欽(Wang Chin อ.วังชิ้น จ.แพร่ )→南邦(Lampang ลำปาง ),69.06公里,住宿:Lampang Hotel โรงแรมลำปางโฮเต็ล 南邦大旅社(180泰銖一個房間包浴室,樓下有房間但滿了,我住在113號房間,要搬車到樓上。晚上汽車走過時頗吵,房間向東,日出時能被曬醒,早起應該是好事。地址:52 Thanon Suan Dok, Amphoe Muang, Lampang 52000,電話:054-227311,227312。GPS座標:N18.28752, E099.49585)

昨天跟Den道別時,他要我的電話號碼,我寫在紙上,他害羞一笑,向我合什說謝謝。泰國人雖有合什習慣,但這個小孩做得特別頻密。禮多人不怪,有點好笑就是。

<圖> 離開旺欽,沿11號公路往南邦(Lampang ลำปาง )途中,我正慶幸天朗氣清之際,藍天甚麼也沒說就變成烏雲一片,大雨淋漓,十多公里都沒有躲雨點。好不容易才進入南邦,終於找到建築物,雨又立刻停下。
<圖> 六十三歲的Chaichan Panumat有一家奇奇怪怪的單車店,他很喜歡被照相,臨行前他拿起那輛萬銖鈦金車跟我說:「再拍一張照片吧!」我正要按快門,他卻忽然把整輛自行車舉起來,說:「只有六公斤啊,快拍照!」
<圖> 南邦府最著名的佛塔,名叫 Wat Phrathat Lampang Luang(วัดพระธาตุลำปางหลวง ,意思大概是「南邦大聖佛骨塔寺」,一定要有佛舍利才能叫「Phrathat」),距市中心約十八公里,佛塔為泰北或緬甸風格。
<圖> 塔寺裡木雕藝功帶中國風,結了蛛網的橫樑上豎著乾破木柱,大殿兩旁是腿色的漆木壁畫,圖中有一名像是中東人。
<圖> 大聖塔寺恭了一尊玉佛,據說關連南邦府命脈。如果喜歡的話,可以買一尊樹脂造的模型回去供奉,售價為九九九銖。
<圖> 佛塔後一座小宮,外邊寫「婦女止步」。
<圖> ,我好奇走上小梯間,推門而入,只見一張方長不到一米的小石床,上掛一幅大屏布。不明所以,倒是一名善信過來解釋:「你把門關上,就可以看到了。」
<圖> 原來門上一小孔透出些微光線,屏布上就反射了塔寺倒影,朝拜信眾在外邊走過,裡面也能看到小影子蠕動。
<圖> 小時候在香港,我家附近有一家麵館就是用這種雞碗。據泰國旅遊局的資料介紹,七十年前有一批中國人移居至曼谷,而當中一小部份人又遷到了南邦府,建立工廠造雞碗。近來泰國極為流行這種古典樣式,全國也有生產,而這裡的人都說:「只有南邦造的雞碗最漂亮!」
<圖> 這是在大聖塔寺旁的一家雞碗工廠。
<圖> 雞碗是南邦府的標誌,所以進城的高速公路外也放了幾個巨大模型,挺滑稽。
<圖> 這個更搞笑,像飛碟。位於Indra Outlet,是府內最大的陶瓷工場。雞碗內側用簡體中文寫著「南邦鸡碗」。
<圖> 南邦還有一樣全泰獨有的玩意,就是馬車。有人還弄了這麼一句口號:「來南邦不坐馬車,就沒來過南邦!」我沒有上當,只是踏單車。

想不到今天他就打給我,還要是清晨六時!我給吵醒,聽出是他,說一聲早,他問:「阿哥,你好嗎?今天去騎車嗎?你還留在這裡嗎?」我說今天要離開,但要多睡一會才能出發。他就禁了聲,好像有點失望,我略帶歉意,問候一下他。我實在太累,便說:「阿哥要多睡一會啊……」他「唔」一聲,我又說:「阿哥要掛線了……」他又「唔」一聲。我就有點不知所措,但最後就只好掛線,真是對不起,以後有時間再打電話給你。

想不到這麼一睡,居然十時才起床,這天又遲了出發,但踏車不用急,隨心所欲,先去祭五臟。在餐廳吃了一個雞肉泡辣椒飯,忽見一名西方人進來。非遊客區的小鎮裡遇到的西方人只有兩種:一是工作,二是娶了個泰國老婆(沒有嫁了個泰國老公的)。

簡單地打了招呼,他就毫無停頓地說起自己的故事(用英語):「我的老婆住這裡,她是泰國人……很年輕,四十四歲而已,我就六十六(這個數字忽然轉用泰文說),在這裡很好啊,有很好的車,是本田的,房子也好,super!……我在德國的時候是獵人,四處打動物,那邊很多樹林,super!但老了沒人陪嘛,在這裡生活很好,我家可以上網,我可以看德國報紙,可以用電郵,真是super!」他的英文口音極重,聽得很困難,我要不時叫他再說一遍。他說:「我以前住在東德,會說俄語,不學英文,有時人家說得太快,我也不明白。不過我跟我老婆就是用英文談話,我不會泰語啊,好像很難,甚麼罵馬媽麻(泰文聲調,但他搞錯了),我這麼老,不能再學。」

我趕著走,德國人卻不停訴說故事,可能很久沒有找到懂說英語的人?又或是老人家的囉唆?對付大人比小孩容易,他還說得高興之時,我禮貌地一聲再見,就此道別。

今天沿著1023公路再轉入11號國道,山道最高海拔五百九十米,到了這裡終於有點「上西藏」的感覺。不過11號路段是進清邁的主線之一,車子既多且快,貨車經過時刮起一陣沙風,我的單車也隨之而擺動。花了一天的氣力上山,下山時特別過癮,像過山車,時速四十九(對我來說是極之高速!),道旁卻特別多這樣的警告牌:「下雨路滑」。我正慶幸天朗氣清之際,藍天甚麼也沒說就變成烏雲一片,大雨淋漓,十多公里都沒有躲雨點。好不容易才進入南邦(Lampang ลำปาง ),終於找到建築物,雨又立刻停下。

好像跟我搞鬼!

我找到一家中國人開的老式旅舍,名字就叫「南邦旅舍」,接待處的小姐看來也是華人,約五十歲,厚厚一副眼睛,門牙外張,樣子陰酸。我說要房間,問拿鑰匙,她冷冷一聲道:「先付錢!」之前去過的地方,都會先讓我洗澡才登記付錢,我不知她急甚麼,但對她就沒好感。交了錢以後,她又說:「護照!」我說在行李裡,難道現在就挖出來給她看?她又說:「沒有護照,要身份證!」我問她:「你急甚麼?我先搬東西上樓!」她沒辦法,只得順我意。我去淋浴,忽然有人敲門,原來是哨牙接待員叫小工上來催我拿護照。

我回到接待處,也沒有罵她,只是跟她開玩笑:「你怕我逃跑啊?」她有點尷尬說不是。我又問她:「真是幸運啊,你剛才叫個男孩子上我房間,我連衣服都沒有穿好啊,剛洗完澡嘛!你急甚麼?你想看我不穿衣服的樣子啊?」說時還真的要脫衣服給她看,她連說不是,後來看我都笑面迎人,翌晨見我出去,還請我吃泰國版的旺旺仙貝。

晚上再來一場雨,我趕著回旅館,卻見封路,好像是泰王孫子來,某大酒店外圍了三十多分御林軍,警察不顧雨打風吹,排了一段路,我幸運不是公差,當然要先躲著避雨。這時旁邊也站了一名警察,我便問他:「南邦有甚麼特產啊?」他想來想去,就說:「其實甚麼地方好像都差不多啊……唔,南邦的牛丸粉,那牛丸很大的啊!你有沒有吃過啊?」第二天我真的看到了,但沒甚麼特別啊。

晚上在房間寫日記,旅館對面一座古寺,十一時五十三分忽然敲起禪鐘。為甚麼不是午夜鐘聲?是不是我的手錶壞了?(後來我跟衛星定位儀的時鐘對過,我的時間沒錯啊!)


今天才是五月十二日,我約了Oat公子六月頭在泰北清萊(Chiang Rai)會合,那豈不是太多空檔時間?或者應該把行程的節奏減慢……之前到過幾個泰國城市,但好像都沒有南邦舒適。這裡有山有水,有古寺名剎,最難得是有肯德基家鄉雞和百貨大樓。我雖然很喜歡去郊野旅行,但我從來就不否認,我也很喜歡逛超級市場,感受一下自然和城市的氣息。

我在市內踏著單車,到濱河旁拍了些照片,看到一家單車店,老闆娘乃潮州人,不懂華語。她知我來自香港,就說自己一家去過北京玩,看故宮長城。她說:「這邊很多人踏單車啊,每星期都會上那個山寺看,你不如今天也去找他們嘛!」我心想不錯,正要問明方向,一位大叔進店,他姓鄭,懂說流俐華話,他說:「我以前住在泰南,很近馬來西亞,每天聽他們中文廣播的收音機,廣東話,潮州話和國語都會說一點,我阿爸很嚴格,在家也不可以說泰文!」他知道我要找那個單車友聚腳的山寺,居然就說:「我現在帶你上去!」

我其實只是問問,也不是打算現在就上,但他當時真的很熱心,盛情難卻,我也只好說:「好吧!」這時肚子空空,也真的想先吃飯才算。

幸好鄭大叔只是帶我抄捷徑到了超級公路,指明方向就有事先離開。我跟他道別後先去找冰塊和吃飯,這才有氣力上山嘛。不知是否走錯了路,那座山寺其實很低,名叫Wat Mon Phrayachae,沒甚麼看頭,幾名工人在修樓梯,我也就此下山。

今天很平淡,晚上在一個超小的商場內找到一家任食自助餐店,名叫Texas Suki(79銖/人,單人吃要付99銖),我沒有放過這個充電的機會,坐在那邊三小時,毫不間斷地吃,老闆就在收銀櫃,每次看我又出動,面上總略帶驚詫,卻又禮貌地裝作不在意的模樣,但我知他心裡想:「這次真倒楣!」


兩個多星期前離開曼谷,居然把《孤寂星球︰泰國》忘了,Oat問要否寄給我,但我想也不用這麼麻煩了,而且甚麼也是「去到才發現」,似乎更好玩。不知南邦府有甚麼去處,昨天在那個小得無可再小,像香港「國貨公司」之類的商場看到一些旅遊海報,其中古道門前一座佛塔,看來很典雅,我問店員塔寺名字,今天就出發往那邊出發作一日參觀。

沿著一號公路往清邁的方向走約十八公里。我本來是跟著路牌走,到中途失了指示,怕走錯路,正要去路邊問人,見一家奇怪的單車店,賣低擋短途腳踏車,牆上掛滿單車比賽照。其中有一張發黃腿色的相片,相中人拿著金杯,得了第一名。那名小子就是老闆,名叫 Chaichan Panumat(ชัยชาญภาณุมาศ ),今年已經六十三歲。他指著那張照片哈哈大笑說:「我以前有去比賽啊!這輛單車(另一張照片)是我托朋友在星加坡買過來的,四十五年前要七百銖,可能是現在的幾千元吧,我也不肯定。」

「那個時候這裡的路都修不好,我小時候就只有火車可以去清邁,後來才有公車,門口那條小路則是去年才完工。我們學生去甚麼地方都踏車,有些人看我騎得好,就介紹我去比賽。後來我又開店搞小生意,去曼谷的皇孫路(Lan Luang)入貨到這邊賣,那些店都關了,有家名叫XX,又有家叫XX!」之後他又拿很多奇怪零件出來,說:「這裡的單車都是我自己造的,也有自己的品牌,就叫做Chaichan。」不過我看他的自行車都頗為簡單,而且價錢不菲,一輛聲稱用鈦金屬造的單速車要賣一萬銖,誰會買?看來是自娛而已。(注:如果真是鈦金屬,那就應該不是他自己弄。)

這名大叔又很喜歡說:「這裡,你照一照相!」「那個,你也拍個照!」「跟我的孫兒和老婆也拍一張吧!」越說越興奮,幸虧我是用數碼相機。臨行前他拿起那輛萬銖鈦金車說:「再拍一張!」我正要按快門,他卻忽然把整輛自行車舉起來,說:「只有六公斤啊,快拍照!」

至於今天走這條路,想去參觀的佛塔名叫 Wat Phrathat Lampang Luang(วัดพระธาตุลำปางหลวง ,意思大概是「南邦大聖佛骨塔寺」,一定要有佛舍利才能叫「Phrathat」),恭了一尊玉佛,據說關連南邦府命脈。大聖塔寺的建築風格跟泰中截然不同,佛塔圍圓為緬甸式,木雕藝功帶中國風,結了蛛網的橫樑上豎著乾破木柱,大殿兩旁是腿色的漆木壁畫。塔後一座小宮,外邊寫「婦女止步」,我好奇走上小梯間,推門而入,只見一張方長不到一米的小石床,上掛一幅大屏布。不明所以,倒是一名善信過來解釋:「你把門關上,就可以看到了。」看到甚麼呢?把門關上後,宮內頓時摸黑,只餘門上一小孔透出些微光線,屏布上就反射了塔寺倒影,朝拜信眾在外邊走過,裡面也能看到小影子蠕動。

不知最初是誰想出這種玩意,又或是潛心修行的和尚無意中發現?但為甚麼這個地方要女性止步呢?可能裡面太隱蔽,怕搞出甚麼事來?剛才替我們講解的那位遊客說:「泰國北部的寺廟都是這樣啊!」小宮內積了數人,悶焗不安,短聚就散。




<< 前頁後頁 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