鳥園山寺




2006年4月28至29日,信武里(Singhburi สีงห์บุรี )→猜納(Chai Nat, ชัยนาท ),59.17公里,住宿:Sukjid旅店 โรงแรมสุขจิต (近市政府,電話:056-411080,22號房間,雙人風扇房間包浴室,房間在一樓,可以把單車推進房間,二百銖,算是可以。GPS座標:N15.18701, E100.12922)

信武里有數條公路穿城而過,其中一條叫32國道,路牌上卻用英文寫著「亞洲高速」,如果今天是我自己一人上路,我就會走這條路。但Oat不愧是泰國單車人,一看就說這條路絕對不能走,車太多太快,很危險,反而走另一條較長的小路會較安心。我們離開信武里,沿著湄公河西側的311公路往北而行,經因武里(Inburi)及山帕亞,進入猜納府。

<圖> 從信武里經311公路往猜納省,路上看到多處放了個屎盤!
<圖> Oat說在路上大便,真是太爽!
<圖> 這是湄公河水壩,建於一九五五年,為泰國第一個。
<圖> 水壩也是過路橋,所以我們又拍一張紀念照。
<圖> 猜納省最有名氣的是飛鳥種類多,其中這個雀園聲稱是亞洲最大。
<圖> 鳥園內的大鷹。
<圖> 鳥園其實是在山頭上放了個巨大網籠,而在這裡我第一次見到黑天鵝,不知好不好吃。
<圖> 剛進猜納就在公路旁看到這座山寺,心想:「不如上去看看。」
<圖> 所以第二天就跑了上來,但要踏過一段斜度很高的路段。
<圖> 高處又能看回公路。
<圖> 裡面只住了一名女尼,來寺八年,寺廟的年份說不清。

沿路有件奇怪事,就是水道旁都放了一連串的藍色廁盤,看起來還是挺乾淨,應該沒有人真的蹲著大便吧?我們商量過後也想不出其含意,就叫Oat蹲著拍一張無聊的照片。他起初不願意,說很尷尬,我說不打緊吧,誰會知道?晚上就立刻把照片放上了泰國單車網站。

猜納府有個堤壩,是泰國第一個興建的水壩,建於一九五五年,旁邊掛了一幅極巨的泰王肖像。泰國的水利工程史其實不算光采,搞得亂七八糟的,又惹來農民老師等抗議。不過因為水壩是入城必經路橋,我們又拍了幾張紀念照片,很無聊,這幾天跟Oat去踏車,拍的照片就特別多。

進城後先找旅館,雖然Oat今晚要坐車回去曼谷,但在泰國外省是沒有「單人間」這回事,所以我還是租了張雙人床。洗澡,用餐,吃甜品,買小食,下午五時十四分,Oat這才去尋找回去首都的公車。車站的人說:「哦,明天吧,最後一班車在五點走了!」Oat大叫一聲哎,只好踏廿五公里車程到打卡里,那邊有火車站,是所有來往北部車站的必經之路。

在一號公路上跟他暫別,一個月後再在泰北會合!後來聽他說,他要等到晚上十一時才有火車回曼谷,車上人患為滿,站了一個半小時始找到座位,到達京畿已見東方泛白。這一天,他真的累斃了,但他是鐵人嘛,不眠不休也可以踏上二百多公里路(去年的事),所以大家不用替他擔心。

而我卻早就睡了,只是到了淩晨二時,中學舊同學阿泰忽然打電話給我,說剛剛來了曼谷工幹,聽我睡意迷糊,居然還問我:「你睡了啊?」當然啦,踏車的人特別健康,就是這個道理。不過我沒空招呼阿泰了,晚安!


昨天踏車進城前,在遠處山頭上看到一座塔寺,心想也是個好地方,今天多留一天,上山看寺。沿著一號公路往東走約三公里,先到猜納鳥園參觀。這幾天其實有點感冒,本來也不想去觀鳥(怕禽流感嘛),但按Oat的說法:「泰國人提到猜納府,想到的都是飛鳥。」

進鳥園要付錢,售票處上用泰文寫著「成人二十銖;小童十銖」,英文的餐單卻翻了五倍(成人一百;小童五十),我用泰文問:「成人是二十銖啊?」門口的阿姐沒問甚麼,收了錢就給了我一張簡單的油印紙,我心裡難免沾沾自喜,鎖好自行車就趕忙入園。

鳥園就是一座山頭上蓋個網籠,門外寫著是「亞洲最大的飛鳥公園」,不知這種聲稱能否相信,但我其實對飛鳥的興趣不算大,只是在公園走來走去。小湖上三頭黑天鵝,瀑布旁幾隻孔雀開屏,園中奇大異眼的雀鳥模型,一群和尚和沙彌午後參觀,堆著買紀念照片碟(不是光碟,真的是一片膠碟)。

場外小販售賣自製小鳥玩具,沙彌高興地花了一百一十銖買了個用電池叫的鳥籠鳥。小販阿叔忽然用英文問我:「你從哪裡來啊?」我就用泰文說:「從曼谷踏車過來啊。」完全在意料之中,阿叔果然叫了一聲:「嘩,勁啊!」然後又問我:「可否讓我摸摸你身體?」我還沒有搞清他想做甚麼,就見他伸手過來,像是買豬肉前先捏一下,扭扭我的手臂,又擰擰我的小腿,然後又呼一句:「哦,很強壯啊!」

……

離開鳥園,沿著相同的公路拐入一條山路,以為可以走到昨天瞥見的山寺,卻只走到二十二米高處,就有一座新建寺廟。幾名來自烏隆府(Udon Thani,泰國東北)的工人看我這個陌生人,先呆了一會,然後又繼續工作。他們說,在這裡工作了兩年,還有五個月才完工,平日就住山頭之上,要買吃的就走路下山,挺不方便。

去錯了寺廟,匆匆下山,再踏車一會,終於看到目的地。我要去的寺廟名叫Wat Chedi,距主路只有二點五公里,卻要攀爬二百二十多米,有點困難,心中打數,汗流浹背,終於抵山頂,見一座佛塔和寺廟,有一名女尼,剛好有訪客,我坐著喘氣,順便聽聽他們聊甚麼。女尼是蘇攀武里人(距此地九十六公里),名叫บัวผัดสะราคำ ,五十六歲,來寺八年,寺廟的年份說不清,只說選擇過來,是喜歡這裡空氣好,可以淨心研佛,但每次上落,也要租車才行。她拿了一支水給我,又問我要不要咖啡,說下次再來猜納,大可以住在寺裡,現在這裡只住了兩名女尼及一名過宿的和尚,很是寧靜。

我心想,如果下次拉著拖車上山,沒上到山頂,早就氣絕。




<< 前頁後頁 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