獅子之城




2006年4月26至27日,阿育他城→信武里(Singhburi สีงห์บุรี ),81.16公里,住宿:Chao Praya Gardens Hotel (電話:036-511348,318號房,房間在二樓,要抬自行車上房,二百泰銖一個雙人風扇房間連浴室,很滿意。GPS座標:N14.89835, E100.39619)

離開阿育他城之前到了市場吃粿條(貴刁),坐下才發覺食櫃裡放著的是牛肉丸,Oat因為宗教不吃牛,幸好老闆也有魚蛋。Oat邊吃邊說:「這裡的穆斯林真多啊,可能來自泰南?」我立即糾正他:「你錯了,這裡的穆斯林早在五百多年從波斯過來做生意及做官,後來定居於此,就好像中國的商人、荷蘭人、日本人等。南方的穆斯林則是和馬來亞同源……」

<圖> 進入信武里之前遇上一名thaimtb.com的論壇網友,給了我們一支水和一條內胎,謝謝!
<圖> 在Wat Phra Non Jaksi Woraviharn買了一些金箔塊,替佛像貼金。Oat說:「這裡應該也有兩三噸了吧,以前(十八世紀)緬甸人燒阿育他城偷了很多啊!」
<圖> 在邦拉佔紀念碑前拍張留念住,三十年前泰王親駕開光的。
<圖> 紀念碑上雕刻了十一名村民領袖的英姿,各人都有各自的故事,例如其中一人曾在酒後騎著水牛衝向軍隊,斬敵無數。
<圖> 博物館裡的一些模型,重現當年作戰及生活情況,我覺得這個碼頭模型做得不錯,所以也拍張照片。
<圖> 這是重建的邦拉佔城堡,為十八世紀中葉這裡村民奮勇抗敵的駐紮之所,現在是信武里省省徽標誌。(門口的兩人是我和Oat。)
<圖> 信武里省馳名全國的蛇頭魚,平日我們沒有吃得這麼豐富,但明天Oat就回去曼谷,短期內的最後晚餐,就吃一餐好的。不過這一餐其實只吃了三百八十泰銖,即七十七港元而已。
<圖> 這種魚的解剖圖。

近來和Oat經常玩這種問答遊戲,某天吃Sizzler沙律自助餐時我問他:「曼谷甚麼時候成為泰國首都啊?」Oat呆了一呆,我說先去小解,回來後如果他答得出就請吃飯。他居然作弊,用掌上電腦查互聯網,然後勝利地說:「一七六七年。」我說不正確,應該是「一七六七年四月六日」他笑說:「我正要這樣說!」

說回今日的行程,十時多才出發,太陽特別熱毒,路段拐西北而行,哪個角度都能直照紫外光,我雙手手臂戴了防晒套,但手腕小部份位置不自覺外露,也就曬黑了一截,遠看像掛了個手錶。Oat臨起行前不願塗太陽油(按他的說法是曬得黑實一點更受歡迎云云……),到達目的地時輕輕觸碰手臂就痛得叫了一聲。

路上又途經一個叫紅統(Ang Thong,อ่างทอง )的地方,泰文的意思是金盆,不知何處得名,但城中就真的放了幾個巨型的粗製金盆,我和Oat沒多作停留,打算去猜納(Chai Nat),但到達信武里時已是傍晚五時多,遇到一名單車友,名叫Chalermpan Punyathiwooth,他從反方向而來,看到我們便過馬路過來打招呼,語氣略帶尷尬地說:「我是單車團的人啊,也經常去旅遊,你這個拖車在哪裡買啊?我是ThaiMTB.com的會員……」我問他認不認識Oat(他也有上這個網站),原來他們之前曾經騎過一段路,Oat從後趕上,跟他聊了一會,臨行前又提到Oil姐(即之前寫過的那名失聰單車女子)也曾經來這裡玩。阿哥說:「近來Oil姐很少上單車論壇啊,可能不高興啊!」Oat說:「好像上次去清邁跟人家吵架了吧?」

世界真細小,踏車行事一定要小心……

阿哥趕著走,我們道別後本想繼續上路,想一想還是找旅館留宿一宵。問路人旅館位置,指了去一家叫72的小旅店,門外像荒廢爛屋,把車子拖過小石路,發出「吱吱」響,轉進庭園,房蔭下床邊坐者一位老阿婆,Oat上前問:「有沒有空房間?」阿婆看到客人,倒顯得驚訝,卻愛理不理的躺在竹床上說:「有啊,你自己去看。」我走到三號房,門推不開,難道是從內反鎖?我回頭問阿婆,她呼喝來了一名小胖子,只見他走到房門前用力一踢,門就開了,裡面昏暗一片,房間二百銖。我和Oat不知情況,心想反正只是一晚而已,本來就是要住在這裡。阿婆有點不耐煩地催促:「要不要啊?」我們說要要要,問:「那鎖匙呢?」她說沒有,出門不鎖門就是了……

張望過去,房間十數家(都在一樓),卻都掛著個「ว่าง (空房)」,我發了一個抖,心想如果明天回來這裡,有人跟我說這家人早在四十年前已經失蹤了,房子早就空置,內裡空無一人……我也不會意外!

不過也算我們幸運,後來又找到另一家樓高三層的華人風格大旅舍,名叫「謝益大」(Chao Praya Gardens Hotel),價錢跟之前的一樣,房間寬敝舒適,接待員一見我就問:「踏單車來嗎?自行車可以放在一層停車場,七時會鎖門,很安全。」我們其實習慣把車子搬進房間,但聽到她這樣說,還是安心得多,就在這裡住一晚。


本來打算今天去北欖坡(Nakhon Sawan),Oat明天坐火車回去曼谷,但想一想時間其實不多,倒不如在信武里多留一晚,作省內參觀。昨天路上看到一個路牌寫著「อนุสาวรีย์วีรชน บางระจัน 邦拉佔英雄紀念碑」,這個牌上的字,我幾乎都不懂。旅行學泰文,Oat老師解釋說:อนุสาวรีย์ (a-nu-saa-wa-ri)即紀念碑;วีรชน(wi-ra-chon)即烈士們(多於一人)。

沒有聽過邦拉佔(Bangrachan),地圖上也沒標明位置,但Oat卻很興奮地大叫:「嘩,這裡是邦拉佔啊!我也從沒來過啊!」然後又自顧自地嚷道:「邦拉佔,邦拉佔,邦拉佔,十二月圓之夜就倒下來……」(บางระจัน บางระจัน มิอาจยืนอยู่ถึงวันเพ็ญเดือน สิบสอง )

我最初以為他在唸文章,想不到原來是唱歌,說是一首名曲,提到這裡村民屢向都城求援無助,在十八世紀中葉對抗緬甸軍隊時奮勇作戰,緬軍足足花了五個月七攻無獲,直至公元一七六七年把阿育他城打下來,再回頭夾擊村莊,村民遭圍攻而失守,戰死達七千人,當中只有十一名領袖(包括一名和尚)留名。

雖敗猶榮,泰國人一定很為這段歷史而驕傲,否則也不會把當年防守的城堡作信武里的省徽;過去十年分別有兩部相關的歷史電影;泰國海軍其中一種獵雷艇以此村為名;村中又放了一個紀念碑,是泰王三十年前親駕開光。(邦拉佔的GPS座標:N14.80487, E100.32082)

我問Oat:「因為緬甸曾入侵泰國,所以這裡的人很討厭緬甸人啊?」Oat答道:「也可能是……不過也有很多原因啊,之前緬甸人做過很多壞事,過來打工又禁錮泰國的老闆;大海嘯災難後又偷竊搶劫……」我立即問:「那麼你討不討厭他們?」他又說:「我沒所謂啊,沒甚麼感覺喲!」總之異鄉人在別國作事,特別容易讓當地人生偏見。

還有值得一提,今天在路上經過一座寺,名叫Wat Phra Non Jaksi Woraviharn(วัดพระนอนจักรสีห์วรวิหาร ),裡面除有一尊四十七米長的臥佛外,還有兩隻小金象。據寺廟的介紹說,心裡先許一個願,用尾指把小象吊起,心裡再許相願望,如果第二次舉不起,夢想就能成真。Oat心中唸詞(他說是秘密),如是這樣做後果然第二次搬不動小象,他說很神奇(?),叫我也試試。我搞不清意思,坐下來就先許了一個願,舉起了小象;第二次又許另一個不同的願,再舉起了小象。Oat有點生氣:「說了啊,不是這樣啊!要第二次不能舉起嘛!」於是我又回去再試,第一次又許同一個願,舉起小象;第二次又許相同願望,噢,果然移不動了……我跑回去跟Oat說:「噢,真的很靈驗啊,怎麼也拉不到!」Oat的表情就有點怪怪了。

信武里的「信」字來自梵語(或巴利語),解作獅子,但這裡最出名動物卻是一種魚,名叫Bplaa chon mae laa(ปลาช่อนแม่ลา ),無論是城中的鐘樓上還是公路旁的樹蔭下,都可以看到這種魚的模型。博物館管理員給了一份地圖我們,裡面說這種蛇頭魚肉身鮮美肥腴,無論曬煎炆蒸,都一樣回味無窮。我們跑去了一家在32國路旁、有廿年歷史的老店,門外有一柱用十萬個啤酒瓶搭成的大酒樽模型(挺搞笑),店名叫炭燒魚店,我們就叫了一客炭燒魚。

我問Oat:「這是不是你吃過最美味的魚呢?」

也可以吧……

我續問:「那麼你覺得這裡的魚跟別的地方有何不同啊?」

不知道啊……

「那這條魚算不算好吃呢?」

應該算吧……

我自己就覺得,不是難吃,但是對省中之寶,當然就期望較高。




<< 前頁後頁 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