火箭炮節




2005年5月14至15日,益梭通(Yasothon)

火炮節在每年五月的第二個週末和週日舉行,據當地傳統,泰國東北整個伊森地區為求雨而放火箭炮,天上神明被炮聲轟得興奮,交合起來就會下雨。火炮節其實就是求雨的儀式。

<圖> 火炮節首日的花車巡遊,不知他穿成甚麼泰國人物。
<圖> 泰國舞蹈表演。
<圖> 戴有火箭炮的花車,因車身太高,一些工作人員要用竹架把電線托起。
<圖> 火炮節第二天的火箭射空日,參賽隊伍把大火箭裝上鐵支架。
<圖> 一飛沖天!
<圖> 玩泥漿浴。
<圖> 用消防車的水來洗澡。

我明知故問,問當地人:「這幾天已經不停下雨,再求雨豈不是會水浸?」

他們說:「這是習俗嘛!」當然了,現在不「求雨」不行,這麼多遊客來到,沒火箭看就要失望而回。

火炮節的首天是在大街上的花車巡遊,道路封了兩邊,沿街搭滿舞台,放了一大堆貨櫃般大的喇吧,重低音把耳朵震得作聾。我沒有誇張,當時真的是戴著耳塞走過,我既想看當地氣氛,又怕賠上寶貴的耳朵嘛!

花車巡遊是一個大混合,除了泰國傳統的舞蹈,還有像萬聖節的吸血鬼,Gay Pride的人妖,有時又像聖誕,又或是中國新年(真的有個財神爺)。天氣太熱,打著傘子看熱鬧的人特別多,戴著火箭的花車則徐徐而過。花車過高,街道的電線又太低,一些工作人員撐著竹架,把電線微微托起好讓花車經過。

不過火箭還沒升上天,天就下起兩來。說起來其實倒也幽默,因為雨一下,人們反而不打傘,直接享受雨點帶來的清涼。

我住的寺距大街約一公里,整個晚上我在帳營裡睡覺,也可以聽到無盡的歌舞之聲。

第二天早上,還沒起來就聽到火炮響,是小沙彌用五泰銖(HK$1)買回來的小火箭,幾名小沙彌抓著Top(那名胖胖的沙彌),說要往他口中點發火箭,拿著那支無火的炮竹假裝要他吞下去。然後向我大叫:「阿哥,快來拍照啊!」嘻嘻哈哈,平日要假裝嚴肅的小沙彌其實很搞笑。

放大型火箭的地方在公眾公園,也就在寺旁。可能和尚覺得往外跑不好意思,都只是躲在寺中看熱鬧而已。

公園那邊卻是個嘉年華會,放了幾個鐵支架準備放上幾米長的大火箭,當中的比賽規則其實很簡單,誰的火箭在空中時間維持最長,誰就最捧。哪裡放滿「危險地帶」的警告板,那裡就最多遊客,拍照的,拍片的,還來了幾家電視台(泰國、德國、日本)。大火箭發射時,煙霧濔漫得不見人影,說起來真的挺危險,之後和尚說起前年就死了一個人。

火箭發射不久,大會就公佈:「一百四十一秒。」也不知是否好成績,但相關隊伍就歡呼起來,另一邊廂卻有人玩泥漿浴,據說是火箭射得不夠漂亮,會被人用泥漿擲。我在旁拍照,阿姑興奮衝上來說:「塗些上你臉可以嗎?」我其實有點不願意,但拒絕就掃興了,便說:「一點點……」阿姑也很會意,只是細心給我往臉上塗上兩個掌印,沒有往衣上擲。她說:「我今年見到你,就記得了,下年你都記得要再過來啊!」然後又哈哈哈哈地去摔泥漿。

旁邊又有另一人,身上卻滿是紅漆,我最初以為又是裝扮萬成節甚麼的,卻見那些「紅漆」是從他後腦袋流出來,是鮮血。他看起來酒醉不清,大概是玩得過火,不知在哪摔了一交。只見他還悠然自得地在泥漿中跳泰式傳統舞,掌心輕揚,看起來倒有點詭異。其他人雖也玩得瘋狂,但心裡都很清明,要跟這個可佈的人保持距離。

火箭會外當然有救火車待命,整日沒出意外,節慶結束後救火車才派上用場。消房員索性把水閘打開,讓救火用的水射得一地都是,一班剛玩完泥漿的阿哥阿姐當場沖刷不停。

記得潑水節嗎?泰國人對「水」的熱情,似乎沒有人及得上。而且現在這麼熱,走一會衣服就乾,只餘下內褲位置卻比較潮濕,說起來有點不舒服。

火炮節最熱鬧的兩天雖然已過,但按照傳統,整個月都放火炮不斷。一天起來,我見小沙彌Ben很專心地把前幾天剩下的火箭原料拆散再拼合,自製終極火炮!只見他把黑色粉末的火藥倒來倒去,我就覺得很危險了。弄了半天,總算完成,他又用塑料袋做降落傘,還要加上剪碎了的媽媽麵包裝袋。預計的效果是火箭一飛沖天,鮮彩的碎紙散花一般散射,而火箭外縠則會像披了降落傘一樣輕飄而下。

在草地的另一邊,他們拿著火機點自製炮,「砰」一聲,Ben的火箭即場爆炸了!我真的嚇了一跳,小孩還不在意,見火炮仍然冒煙,居然伸手就把它從竹杆上掃下來,要再放另一支自製火箭炮!

他們能夠這樣做,到底是出於過人的勇氣,還是完全的無知,就要問佛祖了。




<< 前頁後頁 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