寄住寺廟




2005年5月12日,塔帕儂(That Phanom)→古春(Kutchum),140.67公里,住宿:賣摩托車的Samat家

從塔帕儂往南再走,先會到達穆達漢,是另一大城,對岸是之前我也到過的寮國大鎮沙灣拿吉,日本政府又出錢在湄公河上建巨橋,大概過幾個月就要落成。但我要趕去益梭通看火炮節,也沒時間在此多留,只到了Tesco Lotus吃午飯。

<圖> 晚上路過吉春小鎮,摩托車店老闆Samat讓來留宿一宵。

在超市的飯堂裡一名小孩看到我心口上掛著的口哨子就問:「你是打足球啊?」我說是踏車啊,他說:「阿哥,你踏車去哪啊?」一直聊不停,我吃完飯後就跟他說一聲bye,他顯得很失望,一下子臉上的笑容都退了下去,弄得我也有點不好意思。但阿弟,我沒時間啊!而且你問的問題,其他人早已問過我一百次了……

泰國的公路修得不錯,我卻剛好遇到這一帶道路升級工程,滿是塵土,更要遇上滂沱大雨。雨水毫無先兆就倒了下來,打在臉上也覺疼痛,不見附近有避雨地方,也只好繼續踏車;到有避雨的屋簷,但已經弄濕了頭,也就不介意一直上路。

今天本來要住在一個叫Leong Nok Tha的小地方,但原來這裡所謂的住宿是渡假屋(resort),大大超出我的預算,也就去市場吃飯,繼續上路。

賣糯米飯的阿姐說:「今晚又要下雨,你踏車很危險!」

每天都聽著這些忠告,踏車很危險啊,旅行很危險啊,在街上吃東西很危險啊……也就麻木了。

於是我一直踏,又下了一場雨,踏到了一條叫Kutchum的村鎮,規模不算小,可能會有旅館,就問當地一名大叔。他指指身後的房子說:「這裡啊!」我看來看去,不知招牌上寫的是甚麼,就是沒有「旅館」二字。回頭想再問,阿叔就說:「這是我的家啊,我一個人住,你今晚住這裡吧。」他叫Samat,在這裡賣摩托車。

難得他收留我一夜,我覺得有責任娛樂一下他,就拿出了照片和紙牌變魔術給他看,他看得高興,就說:「我們去吃飯吧!」

我說:「吃了。」而且我剛才吃的是糯米飯,滯在胃裡覺得特別飽。

他卻問:「你不吃飯啊?」

我說吃了,而且有點累……

他又問:「你吃飯嗎?和朋友一起吃,我請你啊!」

我說不餓,謝謝。

到我睡覺了,他看我閉上了雙眼,忽然頗搞笑地像公路旁的小孩一樣揮手叫著:「Hello,Hello!」問的也是迠麼一個問題:「你吃一點飯嗎?」

2005年5月13日,Kutchum→益梭通(Yasothon),45.47公里,住宿:Wat Tai Simongkon寺(วัดใต้ศรีมงคล  地址:ตำบลในมือง อำเภอเมือง จังหวัดยโสธร ๓๕๐๐๐ )

到了翌日早上,他還問:「你吃飯嗎?」

吃早飯就當然好,飯後我就上路。

踏車45.57公里,到達益梭通市中心,明天就是火炮節,今天已有節日氣氛,我在市內找來找去,所有旅館都滿客。職員小姐說:「你試試住在寺廟吧……」旅館旁就有座寺,名叫Wat Tai Simongkon,小沙彌帶我去找大和尚,大和尚叫我去二號房,二號房的老和尚又叫我去四號房,找來找去,好像也安置不下,我便說:「我有帳蓬啊!」

<圖> 小沙彌在火炮節時坐在寺裡看熱鬧,看得很興奮。最左邊的是Ben,頗有大男子氣的小沙彌;最右邊前排的小胖子是Top,總是很搞笑。
<圖> 我紮營的位置,左邊是和尚居室,後面是墓地,晚上去廁所時我儘量避免走這邊。
<圖> 這當然是電腦照片,跟小沙彌Ben開的玩笑,一向頗為嚴肅的他,收到照片後哈哈大笑起來。
<圖> 這是我住寺廟的大雄寶典,前排的人是來參加喪禮。

小沙彌鬆一口氣,就叫我住在他房子旁,後邊剛好是墓地。小沙彌今年只有十四歲,名叫Ben(เบนซ์ 是泰國名字,跟英文無關),說話時總很有禮貌,問他甚麼,他就會立正身子說一聲:「Krap!」坐著聊天,他會叫其他小和尚把風扇吹給我。有些小和尚亂動我東西,他會叫他們不要隨便碰。

他說來寺才三個月,打算出兩年,到二十歲就要當兵。我問:「你喜歡當兵嗎?」他扭一扭頭說:「不喜歡啊,但也要去當。」泰國男子滿二十歲要去服兵役,沙彌和僧人一概不能倖免。

泰國男童出家為沙彌(สามเณร ,Samanen)的原因其實很多,有的是為死去的親人作福,有的是因家境清貧而寄養至廟,也有的是集體出家,算是悠長假期的活動之一。

我問Ben:「沙彌為甚麼出家啊?」(注:跟小和尚對話時,不可用一般的kun/คุฌ ,要尊稱他們為沙彌。)

他卻說是喜歡。

「是父母讓沙彌來出家,還是沙彌自己要來啊?」

父母叫來的。

「家裡還有兄弟姊妹嗎?」

他是老大,弟弟都在家。

「掛念父母嗎?」

家就在寺的附近,也不是每天也見父母,但也經常可以見面。

「當一輩子和尚也會喜歡啊?」

他說也會喜歡,但不是要當一輩子和尚,再過幾年就還俗。

「還俗以後打算做甚麼?」

他卻說不知道了。

寺裡又有另一名小和尚,身型胖胖,名字叫Top(ท๊อป )。只見他拿著玩具小電槍走來走去,他叫我把槍嘴對著皮膚彈一下,說可以感到一點微弱電流。我不試,他就把自己的手指頭頂著槍嘴,啪啪啪啪的打著,樣子很搞笑。他忽然揭起僧袍,露出肚子,肚皮像波浪般流動,把我笑死。

我問:「你怎麼會這麼胖啊?」

他扭頭說不知道,其他小沙彌卻說:「他吃得太多啊!」我認真地問他:「十二時後,你有沒有偷吃?」他面上尷尬,好像要說有,卻只是斜著搖頭,好像是點頭和扭頭的混合。

泰國出家人有一條戒律,中午十二時後一律禁食,好像說是佛祖親自定下來的規矩。據說當時的印度是個窮地方,農民無力供養和尚,佛祖就定下這條戒律,避免僧人吃得太多云云。不過沙彌說穿了也只是小孩,這真是難為他們了。某天晚上我讓他們看我的旅遊照片,一堆都是吃的,幾名小沙彌一般看,一邊大叫:「咿啊!啊喲!」我問:「你們肚子餓啊?」他們就說沒有啊……沒有啊……另一個頗為公開的秘密,很多沙彌都會在晚上偷偷吃東西,有時吃個方便麵,或是一碗白米飯。某些和尚也明白沙彌苦況,就閉上半隻眼,甚至提供一些簡單膳食,算是彰顯了佛祖慈愛之心。

某天下午時賣雪糕的小車開了過來,五泰銖一杯,沙彌都擁了上去。我問一句:「午後可以吃雪糕啊?」小和尚說:「十二時後也可以吃雪糕。」如果是其他人說我就不相信了,但這是Ben,看他有禮又認真的樣子,又真的很難不相信這是實情,大概十二時後吃流質食物就不算違反十大戒律。

泰國和尚要遵守227條戒律,小沙彌則只有十條。其中一條是不可喧嘩,但每一天我都看到這班小孩大叫大嚷,卻使得這個寺特別熱鬧。




<< 前頁後頁 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