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天對答




2005年3月13日,Ba Ngòi→芽莊(Nha Trang),60.99公里;住在Khách sạn O-Sin(4 Nguyen Thien Thuat, Nha Trang; 058-825064, 七萬五千盾,房間雖然在一樓,但梯間寬闊,可以搬自行車上樓,而且房間真的很大啊,我絕對相信你可以放下二十輛自行車!!!)

芽莊是越南其中一個發展得最厲害的旅遊城市,踏了一個多星期自行車,來到這裡就像另一個世界,滿街都是西方遊客,貴價餐廳,以及騙遊客錢的店子。我要告訴你,我其實是帶著一份鄙夷的心,來看待那些來越南而只顧在酒吧裡喝喜力啤酒的外國人,最起碼他們也應該嚐嚐越南的乾啤嘛!

這次已經是第三次來芽莊,找回一些朋友聊天。去以前住過的旅館,剛好下午西斜,店門半掩,老闆兒子站在櫃台計數,一見我就拉抵鼻上的眼鏡,笑了出來說:「啊!是阿弟啊!」還叫得出我的名字。我走過去跟老闆女兒心姐打個招呼,見她已經懷孕,臉上有些產婦浮腫。我舉起恭喜發財的手勢說:「心姐,恭喜啊!身子好不好啊?」她說不太好啊,懷孕很辛苦。看起來她也真的有些憔悴。

我晚上走到酒吧門外,找找賣零食的菊姐,她們一看到我就親切拉著手,一班姊妹全都湧過來,我只認得幾個而已。菊姐說:「春節時我回鄉,給家人看你給我的照片,他們都說很漂亮啊!」那張照片是去年給她的。問起她身子如何,她說:「之前去看醫生,喉頭有些病,也不知是甚麼事,多賺一些錢以後就去順化看病。」這時的她兒子阿貴又走過來,指著我的手錶用英文說:「給我!」我作狀打他的頭一下,菊姐她們笑了出來,然後又板起臉對著阿貴說:「不要這樣啊!」

不久又當然談及我的自行車和旅程,每個人的問題、反應都大同小異,我頗熟練地說:「在曼谷出發,經柬埔寨國,到達胡志明市。之後去到順化,轉往西方,去寮國,一直回去中國。」然後又再拿出預先準備好的照片和地圖,讓大家更了解外邊的世界,以及我的足跡。

菊姐幾乎不敢相信,大叫:「天啊!很遠啊!」這個也是必然的反應,我有備而來地回答:「每天慢慢走,走七、八十公里,一個月就夠,沒甚麼難啊!」他們又問:「睡在哪?」我回答:「累在哪就睡在那。」自從踏車以後,幾乎每天也重覆著類似的對話,好像小學生的功課謄寫般。

在芽莊市一共留了三天,睡覺、聊天、看書、吃飯、吃牛扒。我要強調,牛扒是越南菜,不知是美國人還是法國人傳入來,已像咖啡一樣成了越南生活一部份,越文叫bò né。我看到開了一家新的路邊小攤,而且招牌上偌大的字寫著「八千盾」,我便點了一份。

老闆頗為興奮地走過來又是聊同樣的話題,不停問:「好不好吃啊?」我說好啊,不夠飽,又再叫了一份。老闆又用英文問後面那個外國人:「好不好吃啊?」外國人敷衍點頭,老闆轉頭跟他妹妹說:「外國人懂禮貌啊,其實覺得難吃,但說好吃。」她大叫一聲:「不是啊!他吃飽才不多吃,你看那個中國人吃兩份!」然後看看我,好像突然想起我聽得懂她的話,就尷尬地笑了出來。

我總覺得有時候越南人的問答很奇怪。

老闆的妹妹(我叫她做「姑」)忽然走過來用頗流俐的英文說:「我的丈夫是英國人啊……蘇格蘭人。」然後指一指後面那名阿伯,阿伯捧著個大肚子,和另外幾名年紀差不多的大肚白種男聊天。我問阿姑她丈夫在這裡做甚麼,她遲疑一刻,語氣帶窘說沒有。阿姑續說:「阿叔(指她丈夫)有交通意外,雙腳沒有了,靠英國政府給的援助金,過來越南娶老婆……」說罷又帶點狼狽解釋:「他有教四個小孩子英文啊,每星期教兩小時啊!」

我們沒有再討論她丈夫的事,我心中卻覺得阿姑很可憐,如果她生於一個較富裕的國家,或能有更多選擇。




<< 前頁後頁 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