說道別了




2005年3月5日,越南美拖市(Mỹ Tho)→胡志明市守德邵(Q. Thủ Ðức, TPHCM),91.25公里;Nhà Nghỉ Hoàng Thọ(六萬盾,07/47 KP. 6, Phương Linh Trung, Q. Thủ Ðức,08-8897298)

上次跟爺爺說我想一個人去泰國,麻煩就來了。爺爺總說,你不跟旅遊團,自己一個人去怎麼可以辦好文件?爺爺對「免簽證」這回事不甚了解,只覺得我獨闖暹羅,是天下第一難事。他越說越激動:「總之要我個孫畀警察捉,我就唔准!」於是我在泰國三個多月,也沒有寄信回來。

這次爺爺看到我那輛頗為貴重的自行車,倒沒有問甚麼,其他人卻總說:「他好像西方背包客(tây ba lô),踏單車遊全世界啊,哈哈!」我每次聽到都忍不住看看爺爺的表情,他只慈愛地笑,沒有甚麼不滿。某天有客人來訪,爺爺忽然指著我的自行車,頗為自豪地說:「他啊,好像西方背包客,踏單車去了泰國、柬埔寨,再過來越南!」我當時頗感驚訝,爺爺原來早就知道我踏車的事,還居然沒有甚麼囉嗦責罵。

前天跟爺爺說我要走,他依舊露出溫祥笑容,卻問:「你叫了車子沒有?」昨天二叔又問我:「你明天走,要不要阿叔替你叫車?」

……

我終於明白了,爺爺他們「騎單車遊世界」的概念,是把腳踏車放上巴士,到達一站後就在市內踏一會,第二天又再坐公車。我當然沒有「糾正」他們這個概念,以免在最後一天又有麻煩。這次雖然只在美拖逗留三個月,但要離開之時,卻好像比去年難過得多。

無論如何,先看看地圖:


按下可行程細節


三月五日淩晨四時起床,吃過昨天阿叔買給我的麵包和阿姑的芝士,五時正出發。倫哥在旅館當值,他說昨晚下了場雨,天氣倒算不錯,滿天白雲,沒熾熱陽光。

我踏著自行車,很快就進入了繁忙的胡志明市。交通超級亂,但其實這倒好,司機習慣了瘋癲汽車,倒是有備而戰。前幾天在香港發生了一宗新聞,一名台灣女子在香港,聽到司機響號,女子誤以為司機讓位給她,她便走出馬路,就此被車撞倒。香港的司機大概是習慣了「較有秩序」的交通吧。

忽然有幾名身穿紅色足球衣的十四歲第八班小朋友踏著單車,其中一人叫阿富走過來問:「阿哥,你踏自行車很久了啊?」「阿哥,你要踏單車遊世界啊?」「阿哥,你喜不喜歡踢足球啊?喜歡那一隊?」我卻問他們:「你們今天不用上學嗎?」對了,今天是星期六啊!跟跟他們五人邊踏車邊聊天,把市中心繁忙的陳興道街右邊行車線全行霸佔,其他司機也沒投訴,越南就是這麼好,隨時一堆人把全段路佔了,每次看到也覺他們不懂開車,這次自己變了主角,真是爽啊!

在某個彎角跟他們道別,阿富又說:「阿哥,給我寫個電郵地址可以嗎?」當然可以,但我想知道你甚麼時候寫信給我。之前在越南留了九個月,不知把電郵地址寫了多少遍,大多沒有回覆,就是有回音也是摸不著頭腦。前幾天又收到來信:「阿哥記得我是誰嗎?我是阿賢(Hiền )啊!阿哥在哪啊?」在越南,沒遇到名字叫「阿賢」的人,算你沒來過。這麼多阿賢,我怎麼知道是誰人?而且看到寫得那麼掛念,希望能再見云云,又不好意思追問。

不久又追上另一名師範大學的二十三歲學生,他看我拖車上的中國旗便問我是不是中國人,簡單寒暄後他先走,踏著摩托在我面前消失。過了不久,他居然從後趕上來(剛才不是向前走了,奇怪!),他問:「阿哥住在中國甚麼地方?」我說香港,他很興奮說:「我很喜歡香港啊,電影啊,城市啊!我想去香港啊,可以住在你家嗎?」

我連他的名字都不知道呢。

<圖> 洪王寺裡的洪王面像,洪王是越南京族傳說中的創始王。

本來今天想去邊和市,在十公里前,卻看到一個頗為巨型又滑稽的建築,一隻大蛙向著兩條象牙噴水,身後是個巨大牌坊,用方塊式越南文寫著「天仙門」(Thiên Tiên Môn),門前泊了數百輛旅遊客車!這裡其實還是胡志明市,屬守德邵管轄範圍(Thủ Ðức)。景點名叫「仙泉」(Suối Tiên,其中那個Tiên字是漢越字),我到五百米外找了旅館,洗澡後又趕回參觀仙泉。

滿地遊人,全是越南人,而且都配備數碼相機,越南人掌握新科技,確實是挺快。場內宣傳橫額不少,寫著「仙泉文化遊歷」。除了越南歷史角色:甌雒鳥、二征姊妹等石膏像到處可見,還少不了胡志明阿伯的明言真理!當中以洪王寺(越南京族傳說中的創始王)最宏偉,是個巨型金漆面像。

<圖> 古時越南用漢字及字喃書寫越語,後雖改用拉丁字母,卻又發展出另一種中西合壁的創意,是越民族獨有的藝術,可以稱之為「方塊拉丁字」,至於其藝術程度,由你去決定。圖中所寫的,是Thiên Tiên Môn,即天仙門,三個都是漢越字。

春節雖然已過一個月,但賀年的佈置到今天還沒打算拆掉,用中文字寫的揮春高高掛在每一幅牆上,寫著:「開工大吉,總要夠運。」門口更放了個電動財神不停向你鞠躬。

剛才雖然已付了一萬六千盾入場門票,卻原來裡面還有很多小門票,泊單車要付錢,去廁所要付錢,廣播要付錢,睡吊床又是要付錢,連掉垃圾也要罰款,實在不是越南習慣。這其實也可以理解,一萬六又怎能夠供養這麼大面積的神像機動啊?不過我只買了一張二萬盾的附加票,可以玩過山車!列車緩緩向上爬,往下一衝,我這時才發覺:咦?怎麼安全帶這麼爛?我上車前有沒有先檢查列車的安全紀錄?這輛車會否像英國黑池的百事車那樣出事?……正當我猶豫之際,遊記結束,前後不到三十秒。

旅館老闆娘首姑說,那個仙泉開了十多年,後來好像找到了些泰國投資云云,總之老闆就賺了很多錢,每一年可以賺到八億越盾!其實即五萬一千美元,在越南是賺大錢了!




<< 前頁後頁 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