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明歸屬




2005年1月21日,柬埔寨暹粒(Siem Reap),住宿:Apsara Angkor Guesthouse(US$4/單間有冷水洗澡及衛星電視;Group 16, Road No. 6, Taphul Village, Khum Svay Dangkum, Siem Reap;電話:855-12779678;apsaraagh@yahoo.com)

我在泰國騎自行車時,為了表示對泰國人的友好,把一支泰國旗掛在拖車的旗杆上。泰國單車會的朋友知道我要去柬埔寨,卻勸說:「去柬埔寨不要掛泰國旗,柬埔寨人很討厭泰國人。」他們所說的,其實就是兩年前發生在柬埔寨首都金邊的反泰暴動。

<圖> 吳哥是柬埔寨人的靈魂,是高棉民族的驕傲。圖為柬埔寨國旗,中間是吳哥窟。就連當年逢古必反的赤柬,也在國旗上放了一個像穿梭機的吳哥窟模型。

剛好是兩年前(準確日期應是二零零三年一月十八日),柬埔寨報紙《Raksmei Angkor》(吳哥之光)發表了一篇文章,報導泰國女星Suwanan Khongying說了以下一番話:「如果要我去柬埔寨表演,他們得先把吳哥窟還給泰國……轉世投胎之時,寧當一條狗,也不願作高棉人。

這篇報道廣泛流傳,當時一些高棉人開的複印店,更會免費翻印這篇文章。這一番「信口開河」,引起了一場既嚴重又滑稽的外交風波、舉世觸目的暴動事件。

對高棉人來說,最侮辱的是泰國人居然指他們竊取吳哥,沒有別的話更能觸動高棉民族最痛之處。柬國首相韓森事後在某盲人學校的開幕禮說:「那個女星連吳哥窟上一根草也不如,傳媒應減少播放泰電影,尤其有那個女人主演的!

氣瘋了的柬埔寨人齊心上街,直闖泰王國駐金邊領事館,泰政府出動軍機把國民送回家。而在另一邊廂,泰國首都曼谷有群眾上街遊行抗議柬埔寨的反泰暴力,有人衝擊柬埔寨領事館及焚燒其國旗。柬埔寨人聽到電台廣播相關消息,越發生氣,金邊的集會演變成嚴重衝突,有人焚燒泰國旗及泰王肖像,泰人經營的商戶店鋪被搶略,老闆撤離。事件造成一名柬埔寨女子死亡,警方拘捕一百五十多人。據泰國官方估計,這次暴動造成損失約二千三百萬美元。

<圖> 吳哥啤的宣傳口號是「我的國家,我的啤酒」。

事件最有趣的發展,是該名泰國女星淚流滿面地發表嚴正聲明,說自己根本沒有講過這番話。她說:「可能是我多年前飾演電視劇某角時說的吧,但公司翻查過去錄像,沒有發現這些對白!」《吳哥之光》也抱歉地說不能確定該言論出處;韓森首相對泰王國人民致深切歉意,表示願意賠償一切損失,並澄清自己沒發表「女星連吳哥一根草也不如」的咀咒。至於「曼谷泰人焚燒柬埔寨國旗」的消息,原來也不真確。最先報導這段新聞的電台主管,卻說就算報導不真確,他對暴動起因也沒有責任,因為這段新聞是在金邊暴動後才發佈。韓森首相卻一於少理,先把電台主管拘捕。(及後又有說,該電台經常播放反政府言論,首相早就想動手云云。)

這麼說起來,真真假假,假假真真,這次嚴重外交風波的起因,導火線原來都是流言而燃。不過所謂冰封三尺,當然非一日之寒;高棉人也有句同樣的諺言——「吳哥非一日建成」。柬埔寨人一直認為泰國利用其強大國力干涉其內政,就以八十年代越南攻打柬埔寨,推翻了暴權赤柬,當時因泰國和越南交惡,又得到美國協助,泰政府為殺了一百七十多萬人的赤柬首腦波爾布特(Pol Pot)提供非正式避護,在邊境阿蘭一帶的叢林成立反越反柬基地,直至九八年波爾布特去世,這場早已奄奄一息的遊撃才算是劃上句號。

不過赤柬在今天的柬埔寨其實還有人支持(我覺得簡直匪夷所思!),柬埔寨人對泰國的仇恨,主因還是錢作怪。泰國是東南亞經濟大國,柬埔寨多項投資,從電訊到電視、餐館至妓院,都有泰國投資,柬埔寨人得到好處的同時,利益或尊嚴也受到剝削。這次暴動發生後,手段強硬的泰國總理他信就說:「我們會暫停所有對柬投資,除非柬埔寨立即道歉及賠償!」說話語氣跟香港首富李嘉誠倒有幾分相像。

早幾天在詩梳風,旅館接待員教我柬語,我便拿了些泰國的照片給他看。他指著披邁的高棉遺址驚訝地說:「這是泰國?他們也有這些?」我說是啊,吳哥王朝曾經伸延到泰國伊森地帶,那邊當然多高棉遺址。接待員沒有再說話,心裡好像想些甚麼。我問他喜不喜歡泰國人,他說:「我經常去阿蘭的邊貿市場。」(那即是喜歡不喜歡泰國?)

吳哥(Angkor)在洞里薩湖北,佔地二百多平方公米,吳哥窟(Angkor Wat,Wat為泰語「寺廟」)是其中最重要的建築,據考證約建於公元一一一三至五零年。去過吳哥的人都會驚嘆其燦爛,走出吳哥的訪客都忍不住會問:「為何曾造出如此偉大建築的文明民族,現在落泊如此?」

柬埔寨的衰落不是上世紀七十年代赤柬時代才開始,早在十四世紀,吳哥王朝瓦解後,柬埔寨就進入了長達四個世紀的黑暗時期,國家積弱。這個呈三角形的國家一直夾於越南和暹羅兩大勢力當中,兩強國惟恐吃虧,盡其所能企圖瓜分高棉。十九世紀,柬埔寨淪為法國「保護地」(即是殖民地了)。

當時的歐洲人看到吳哥窟,提出的疑問也是:「為甚麼如此一個國家,能造出那麼宏偉的建築文明?」眾人各自猜述,十七世紀西班牙人Marcelo de Ribadeneira斷言:「在柬埔寨有一古城遺址,據稱是羅馬人或阿歷山大大帝所建。」後來葡萄牙傳教士又推測:「這是移居中國的猶太人造。」我在吳哥的一個展覽廳裡看到紀念冊數年前的一條中文留字:「吳哥窟是不是外星人建的啊?」那時《X檔案》還挺流行呢。

吳哥王朝最古老和最詳盡的文獻記載,不出所料,當然就是中國人寫。元代成宋元貞二年(一二九六年),永嘉人周達觀出使真臘(Zhenla,吳哥王朝前身),寫下《真臘風土記》,對當時的柬埔寨的城觀、宗教、地理、風俗甚至語言和文學均有描述,是幾百年來研究高棉民族最重要的文獻。周達觀當然也有提及吳哥窟,他卻稱之為「魯般墓」(即春秋巧匠、木工匠奉為祖師的魯班),不知周達觀是否真的推想吳哥窟是春秋魯班所建,還是只想打個比喻,讚頌吳哥窟的宏壯雄偉。

在書局裡找到一本叫《吳哥》的中文旅遊叢書,該書薄薄只有十多頁(圖片佔多),當然不能當作嚴謹的歷史記載,但裡面提到一則頗有趣的小故事,作者說是「古老高棉傳說」。從前高棉土地上有個中國人奴隸,幸運地娶了個仙女為妻,仙女教授各種技術,其中一招是把泥土變石頭,該中國人幫助高棉人建造各式巨寺,及後回去中國。

我沒有跟柬埔寨朋友討論這則傳說,怕他們回去跟朋友說,中國人要偷他們的吳哥窟榮譽。不過想起來如果這個真是「古老的高棉傳說」,是否暗示連高棉人也不相信自己的祖先能夠建立如此耀眼的明珠?

無論如何,吳哥屬於柬埔寨人民,是無可爭議的事實。泰國的朋友其實也跟我說,根本就從來沒聽過泰國人指控吳哥是高棉人偷回來。對飽歷風霜的柬埔寨人來說,吳哥已經超過了其歷史、文化層面所應有的意義,昇華至宗教般的精神寄托。有一個柬埔寨人曾經這樣說:「吳哥是我們的身份,這是我們走向民主的唯一希望。」當媽媽看到孩子不做家課,我猜想可能也會這樣說:「你的祖先曾經創造吳哥奇蹟,你怎麼連微積分都不會?」




<< 前頁後頁 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