被迫出家




2004年11月21日,泰國首都曼谷(Bangkok)→北柳省(ฉะเชิงเทรา )Ban Pho(บ้านโพธิ์ )縣;住宿:Oat媽媽的阿姨家

Oat這兩個星期放年假,挺悠閒,便陪我去了幾家單車專門店買配件,又教我一些攀山單車基本常識:更換輪胎、剎車技巧、連接車鍊等,真的很基本,但我也不懂,難得Oat放假又願意耐心教我。

<圖> Oat媽媽在暖武里一個市場裡賣小吃。

和Oat一起總有聊不完的話題,聊得最多的是電腦和單車,他對腳踏車總有一份奇怪的熱熾情感,經常說要改裝甚麼並設置到自行車上:他說想買一部二手筆記簿電腦和衛星定位儀(GPS),可以一邊踏車,一邊用電腦看地圖,更可以看電影;又說要改裝一個電池放到車袋裡,「百萬燭光」超級電筒充電……

我們這幾天踏著自行車,從曼谷市來回暖武里(Nonthaburi,นนทบุรี ,距曼谷三十公里)幾次,他家就在那邊。Oat經常帶我四處探訪他家人和朋友,某天早上他說要回媽媽家裡討論些甚麼。一到家,他們就吵起來,我只明白Oat說的一句話:「我要工作啊!」他媽媽卻哭起來,我坐在地上,不知如何反應,就只看《Bangkok Post》。過了十分鐘,他們平復了,Oat媽媽拿碟海南雞飯給我吃,擦擦眼淚,帶點歉意地跟我說:「咪病賴(ไม่เป็นไร ,大概是沒事、不打緊的意思,泰語超常用詞,泰文第一課就教了。注意:漢字的標音要用粵語發音)。」然後又笑了出來。我看看Oat想問發生甚麼事,他會意就跟我解釋:「外婆病了,媽媽想我當和尚!」

<圖> 往Ban Pho縣的路上,相中人是Oat。

我第一個反應是「哇」一聲笑了出來。

泰國的一種文化風俗,是年滿二十歲男子要舉行落髮儀式,出家為比丘,一般為期三個月,但城市人公務繁忙,時間可以縮短些。在泰國,落髮出家是成年儀式,表示已經真正體會僧伽生活,從中學到應有的佛教哲學,更重要是為家人及自身積了不少功德。Oat說:「其實十年前我也出過一次家(即沙彌),那年因為一個朋友在曼谷踏單車出了意外,死了,我為他出家一天……」

Oat媽媽看到成功迫令他願意出家,又哭又笑,慈愛地抱著Oat,雙手忽成刀片形狀,輕掃Oat頭,好像在說:「這裡削一削,那邊又削一削。」二十四歲的Oat,顯得有點尷尬。

Oat後來說,其實他的外婆早就病了,他媽媽只是找借口要他出家,但因為工作在身,這次被迫削髮,只會出家兩星期。Oat媽真是軟硬兼施,除了淚水和威迫,還有金錢利誘。只見她拿出一疊鈔票,說讓他還俗後買一輛新自行車,一直愁眉苦臉的Oat,終於忍不住笑出來。

Oat跟我說:「我住在寺時,你也會一起來嗎?我下午很多空閒時間,你可以教我中文,我教你泰文。」

事件有計劃得像是沒計劃一樣,這件事發生後三天,即十一月二十一日,我們就往他老家出發,地點是北柳省(Chacheongsao,ฉะเชิงเทรา )的Ban Pho(บ้านโพธิ์ )縣,Oat的童年就在這裡渡過:經過一所醫院,Oat說他在這裡出生;走過一間小學,又曾在此唸書;穿過一條小溪,是游泳嬉水的地方。我建議去他以前家看看,他說早就賣掉,想踏自行車尋回昔日足跡,前前後後來來回回,卻已找不到消失了的路段,他說:「好像都變了。」他八歲就搬到暖武里,在首都唸書和工作。

從曼谷去Ban Pho有九十五公里,我們走小路,省了十公里路程,車輛也較少。早上十一時出發,中間稍作停留吃午飯及下午茶,四時多才到。Oat總說:「你踏單車旅行,每小時一定要有二十五公里啊。」我總說,反正有的是時間,走得慢一點,也沒相干……可能這只是我的籍口。

今天晚上我們住在Oat媽媽的阿姨家,不久來了一班村民,都是Oat親戚,問到他們關係,Oat卻說:「其實我也不知道。」其中一名大叔總是用英文這樣稱呼我:「YOU!」然後叫我喝酒;「YOU!」喜歡泰國否;「YOU!」甚麼名字;「YOU!」幾多歲;「YOU!」……

泰文跟英文不一樣,以「你」(kun,คุฌ )來作稱呼不單不算無禮,更是常見用法。另一個泰國人說英文的習慣,就是經常加上「sir」。最初Oat跟我聊天,也稱我為「sir」,回應甚麼都叫一句「Yes sir!」,我每次聽到都嚇一跳。

他反問我:「這不是更有禮貌嗎?」




<< 前頁後頁 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