甲申中秋




2004年9月27日,廣南省會安市(Hội An)
住宿:Khách sạn Hợp Yến,406號房(45,000越盾=HK$22.5/床),16A Nhi Trung Street(貳征姐妹街), 0510-863153,hopyenhotel@yahoo.com

會安每月陰曆十四是「古城之夜」,朋友看我久久未走,總叫我留到中秋,會有極盛大表演。我本來只打算在會安呆一星期,但這裡時間特別容易過,我的旅遊態度又總是喜歡就長留,於是過了一個月,至今仍在這裡。

<圖> 越南的舞麟。

中秋是越南重要的傳統節日,市中心近日掛了個宣傳燈箱,寫著「快樂甲申中秋節‧會安」。越南談到傳統節日或是近代歷史事件,仍會用天干地支的年號,今年中秋叫作「甲申中秋」、一九六八年的戰役叫「戊申春節總進攻」(Tổng tiến công Tết Mậu Thân,即Tet Offensive)等。其實很多中國早就消失的風俗,早已成為越南文化,且歷久常新。現在越南人有家屬過世,仍會在家中掛喪帳,上面用漢字寫著個「奠」字。

為迎接中秋,店鋪都在當眼位置放了一疊疊月餅,最有名的叫Kinh Ðô(京都),是「出口貨」,一個二萬盾,即HK$10。街上四處是舞龍,我躺在旅館床上,也可以聽到打鑼打鼓聲,非常熱鬧。

<圖> 外國遊客看著永無止境的要錢舞麟,忍不住掩臉叫救命。

越南人把舞龍叫作「舞麟」(múa Lân),當我說「舞龍」(múa Long)時,他們反而笑了出來。表演者不只是年青人,小孩也樂在其中。早在一、兩星期前,已可在街上看到小孩一群,拿著麟舞衣當玩具,玩得也不馬虎,鼓聲起落挺有節奏。自陰曆十一日,街上舞麟越來越多,更會跑進餐廳,在外國遊客前跳一番,不給錢就不走(約一至二萬盾),第一次看到當然高興,但對著流水般的要錢麒麟,老外也只能掩臉叫救命,餐廳職員則極力攔截,有時更顯得很生氣,舞麟團卻儘顯小流民本色,對任何責罵一於少理。

<圖> 黎利街與阮太學街的交界處,由於有明亮街燈,吸引了舞麟團和觀眾。

買粿條麵的廣東人朱叔說:「呢個就好似兒童節,我每年到呢個時候就怕,嘈死人!我要閂好門唔畀佢哋入嚟,如果唔喺又打爛哂啲豉油樽,好麻煩!」葉同源的葉家松更慘,他家就在阮太學與黎利街的十字路口,有較明亮的街燈,吸引了連綿不絕的舞麟團去那邊表演,他的店卻早就關上了門,可能去了睡覺?裁縫美美姐晚上溫習法文筆記,神色凝重地托著頭,看到我時便說:「是你啊!哎,我個頭好痛,哈哈!」中國中秋又叫「團圓節」,在越南可不適用了,越南中秋只要讓小孩玩上一會就完成任務,倒真的像過兒童節。

<圖> 阿弟穿著傳統服裝去玩燈籠。

真不知從哪裡走出這麼多人,把小小的古城擠得無可再擠。舞麟團越玩越厲害,數人豎著一枝竹,舞麟沿竹上爬,人群納喊助威,舞麟越爬越高,像飛龍在天,聽著鼓樂暄天,我精神振奮,還想多拍些照片,相機卻沒電了。不打緊,第二天還有。

陽曆二十六日,即陰曆十三日,小山誠(Oyama Makoto)來了。我們最初在中國雲南認識,他本來在麗江古城開了一家餐廳,後來被合伙人騙了錢……之前他去印尼旅行,我說越南超好玩,他便過來找我。日本人可以免簽證進入越南,但只能留兩星期。小山誠說:「很多人說不喜歡越南,所以我只打算留兩星期,想不到越南很有趣,現在時間又不夠……」其實他可以延簽,但要先「申請」簽證再「延長」,要US$55,他說還是趕快北上去中國算。

陰曆十四日,剛好來了會安一個月,又到了另一次「古城之夜」,今天也是我在會安的最後一夜。越南人在陰曆十四慶中秋,不過今晚相比起過幾天卻太有組織,雖然有花車及武術表演等,但因為安會半島那邊舉行舞麟比賽,高水準的團隊都跑了過去,古城反而顯得冷清。

十時多就甚麼也完結,經過菜市場看到賣水果的阿姑居然沒有休息,便跟她買個西瓜(五千盾一公斤,HK$2.5),明天坐火車吃。我隨便跟她聊一聊天:「阿姑為甚麼不休息啊?」她卻說:「沒有條件嘛。」




<< 前頁後頁 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