兩條鄉寨




2004年9月23日,廣南省會安市(Hội An)
住宿:Khách sạn Hợp Yến,406號房(45,000越盾=HK$22.5/床),16A Nhi Trung Street(貳征姐妹街), 0510-863153,hopyenhotel@yahoo.com

會安已發展的空間不算大,在越南只是個市社(thị xã),相比起城鋪(thành phố,即城市)規模還差得遠,火車站、飛機場一概沒有。以幾條街道組成的古城為中心,四邊農地擴展為新區,建了大量旅館酒店,再往外圍一走,就是農村。這也是會安吸引之處,離開小得無可再小的市社,就是別一個天地。

<圖> 往安滂海灘路上的農田。

會安有幾個海灘,市北三公里的叫安滂(譯音,An Bàng),海水清澈得能看到腳趾,為安全計,我每次去游泳也只踏單車及帶一條毛巾,相機則留在旅館。沿途景致太宜人,我總想找天只來拍照。趁昨天再出太陽,我把握時間租了一輛單車準備出發,旅館的姮姑卻把我拉回來,說一定要戴帽上路,我說不用,她說曬黑不好看。

越南人真的不喜歡黑皮膚,某些女孩去海灘散步時,更會把全身包裹得像粽子一般,我每次看到,也想跑上前問她為何不留在家中。一次坐旅遊車,賣東西的阿姑指著車上一名又肥又醜的外國女人說:「你好白,好靚啊!」一白遮三醜,原來是這個意思。外國女人卻說:「我倒想曬得啡一點呢!」

<圖> 四十三歲的梅氏雪姐只有一個兒子,我問:「阿姐喜歡男孩還是女孩啊?」雪姐說:「有些人喜歡男孩子,但我卻比較喜歡女孩。」

現已到秋收季節,路旁都是打谷的農民。綠意盎然的禾田裡,總有些戴著淺黃色拿帽的農婦工作。走近一看,她們果真又是包得像阿富汗女人般。我問阿姐為何穿這麼多衣服,阿姐居然說:「現在冷嘛……」我立即糾正她:「現在好熱啊!」她只好說:「晚上就冷!」

沿途農村雖多,茶村寨(Thôn Trà Quế)卻有它特別之處,村入口豎了一個越文紀念碑,說這條村曾經是「抗法、抗美的會安革命戰士幹部關重(重要)地盤」,旁邊居然還用英文寫著Ticket Office。售票處的窗口關上了,買票參觀村子的人實在不多吧。茶村寨種的東西種類比別的村子都多,薄荷葉、菊花、蔥等都有,我隨便拿起生菜問多少錢一公斤,阿姐說只用兩千盾(HK$1)。共產黨說農民偉大,倒是「講心不講金」。

<圖> 沿秋盤河往錦金鄉社的路上。

聊了一會,我離開村寨去海灘,路上遇到德國人Arne及Gunni。有天在美美姐裁縫店聊天,他們進來訂衣服,也就認識了。他們剛才騎單車去海灘拍照,小孩偷偷放了輪胎氣,說付一美元就讓他們用泵,德國人不向惡勢力低頭,索性騎著沒氣單車回來。我們去茶村寨找朋友幫手,很容易就借了個打氣筒,Arne和Gunni正想送紀念品給村民,村民卻早就走了。

Gunni說:「我們剛才很生氣,覺得這裡的人太壞,沒有一個人願意幫我們,其他人居然也說應該付錢租用打氣筒!我說以後誰願再來?」Arne又說:「想不到來到這條村,人卻這麼好!我們今天好像看到兩個不同世界的人啊!」

你看,革命村又為會安的旅遊事業作出了一分貢獻!

<圖> 小圖是美國目錄冊的照片,金蓬工人跟著照片按樣做出一張幾乎相同的椅子。

會安市外一公里有一小島村,名叫錦金鄉社(Cấm Kim)。鄉裡有一個金蓬工作坊(也是譯音,Kim Bồng),這裡的木製品馳名越南,也吸引了不少外國遊客參觀。外國遊客是坐旅遊船來,我卻寧願坐土船,一公里多的河程只用五百盾(HK$0.25,西方人坐則要貴十倍,即五千盾)。船上堆滿了單車和摩托,坐的都是當地村民。金蓬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指定的工藝作坊,工場裡掛著幅「特別成就獎狀」,他們的特別成就,也包括了複製技術。隨便找一本目錄冊,工人也能照葫蘆畫瓢般做一個相同的傢俱來。

錦金島上傳來一陣又一陣打鼓聲,遁聲找到一家小木房子,主人家葉些(Diệp Ta)說他在這裡教舞龍,我問他哪裡學舞龍,他說「自學」。知道我是中國人,便說要放套中國VCD我看,是南海黃飛鴻武術學校的舞龍表演。越南人也有過中秋的習俗,更會舞龍,以後再介紹一下。

些哥忽然問我:「阿弟是中國人,懂不懂打功夫呀?」幸好不懂。其實越南功夫跟中國看來真的很像,但到底有甚麼像,我也不懂了。之前有位越南的功夫教練跟我說:「中國人打功夫很厲害,越南人跟中國人打了一千年仗,也學了不少!」

其實我總想知道越南人怎麼看中國人,但問起越南朋友,也只會說「喜歡」,或者要派個臥底去打探一下才能知道。

<圖> 葉些的眾多徒弟,都是他的侄兒。留意一下右邊第三名白衣的男孩,是不是有點像阿牛陳慶祥?





<< 前頁後頁 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