製衣工廠




2004年8月6日,平定省歸仁市(Qui Nhơn)←→芽莊市
住宿:Kiwi Cafe 203號房(75,000越盾=HK$37/房間連浴室,廁所在外),18 Nguyen Hue Street (阮惠街), 056-892921,nzbarb@yahoo.com

早幾天有兩人走進旅館吃muffin鬆餅,菊姐指指他們說是香港人,想不到在這裡會遇上同胞,終於可以流俐地說說廣東話!巢叔(姓巢,很少見)和阿林過來做生意,在越南製衣工廠訂造夾克外套,本來打算兩個月前回香港,訂單卻不斷延遲,只好呆在越南,無所事事便過來吃鬆餅,還要追看電視劇。每天六時,他們就好像要參加甚麼「重要約會」般,趕回歸仁酒店看衛視的《方世玉》。

<圖> 巢叔看得無奈叉腰。

巢叔早幾天跟我說,今天要去芽莊檢查外套質量,說如果我有興趣也可以去參觀。越南也算是個世界工廠,製造業成了這個國家主要的外貿投資,難得有人帶我去參觀,當然不會錯過機會。

本來說好了要早上七時半出發,但找車子有些問題,等到八時多才起行。阿林說:「越南就係咁樣,不停咁等!」等車的時候,外邊忽然停了一輛麵包車,巢叔帶點誇張地說:「唔係同我哋搵呢架車呀?!」其實我看那輛車很好,但他們卻說受不了,阿林忽然尷尬問我:「你係唔係覺得我哋好嬌生慣養呢?」他們來這裡工作,或者跟我去旅遊的生活不一樣吧。

車子終於來了,看起來也算是不錯,還有空調。上次我從芽莊過來歸仁,相同的路程,坐大巴花了七個多小時,這次卻居然三個半小時就到。他們的製衣工廠在芽莊市南機場區份,距「遊客區」雖不算遠,但我在芽莊那麼長時間卻從來沒有來過。

巢叔走進工廠,隨便拿起一件衣服,立即就發現鈕扣失掉,他用廣東話罵了一句,把衣服交回給工人處理。後來拿一些衣服到別的房間仔細檢查,卻忽然發現裝衣服的紙皮箱上那個貨號出了錯,遺漏了一個連字號(hyphen)。阿林說他們不是吹毛求疪,但貨號是用來入電腦,絕不能出錯。他們好像想戲弄工廠的中文翻譯,叫她過來仔細玩問答遊戲:「你睇吓個箱有乜問題?嗱,我畀件衫你,個答案喺件衫度!」

<圖> 衣料很多毛,所以女工都用口罩。

只見翻譯阿姐看看衣服上的AFP-001,又看看紙箱子上的AFP 001,看了很多很多遍,居然真的沒有發現,最後還是要阿林親自解釋。他們叫一些工人來在箱子上一個一個地加上連字號,這時卻又出現了另一個問題,工人都把連字號寫成「_」(underscore)。阿林說:「喺越南工作就喺咁麻煩,真喺要逐步逐步講先至唔會出錯!」

一問起他們在越南的出差經驗,就總有很多投訴。這些貨是銷往墨西哥,本來是用船運,但因為已經遲了兩個月,他們只好虧一點錢,部份貨件先用航運送往墨西哥。他們說越南人永遠也不會準時,做甚麼也慢,怎麼推也推不動。

我來越南旅行,有時也真的被越南人的「散慢」弄得很不耐煩,巢叔和阿林卻很直接的批評:「佢哋真喺好鬼懶,做嘢慢到暈!一個推一個!」「你問乜嘢佢哋都話得,但其實乜都唔得!」「乜都唔識,最慘重以為自己好叻!」這樣批評別人雖然不禮貌,但說實在的,相信很多外國人來到越南後也會有類似體會。同行的其實還有一名湖南人,名叫前進。前進三十歲(實際只有二十四歲……?),他第一次出國,卻似乎挺適應越南的生活,投訴也相對少得多。

既然這麼麻煩,為何還要來越南造衣服?巢叔說就算在中國大陸,也不能用這個價錢做到相同的貨了。價錢始終最重要,但巢叔卻總是說:「咁鬼懶,我都唔知佢哋點發展!」




<< 前頁後頁 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