堤岸市場




2004年6月23日,胡志明市,住宿:Bich Thuy Guesthouse (US$3/床)

六月二十一日又一次來到胡志明市,要做兩件事:一是延長簽證,二是因為阿波波和她的朋友來越南玩幾天,要我做免費導遊。

<圖> 胡志明市到處都是電單車,過馬路時要前後左右都看看,攝於堤岸區二府廟外。

我在香港時申請的越南簽證只剩下一個月,聽說在胡志明市延簽會較其他城市方便,現在先弄好,省得以後麻煩。手續很簡單,因為是找旅行社代辦。范五老區(Phạm Ngũ Lão)是背包族服務的集中地:旅館、西餐廳、酒吧及旅行社,我走了幾間旅行社問延簽詳情,從五十美金到三十五美金(三個月)都有,我當然找一家最便宜的(叫 Hanh Cafe),手續需時一個星期,挺慢呢。

六月二十二日晚上九時多,阿波波和她的朋友(酸柚及阿靜)來到越南。阿波波在我之前的西藏及麗江遊記都出現過,這次她和朋友有假期,從香港過來柬甫寨和越南玩一星期,而我就順理成章地成了她們的導遊。我很久沒有「暢所欲言」地說廣東話了,雖然我美拖的家人也會廣東話,但都不能算上是很流俐,我說得太快,家人也聽不明白。

二十三日早上,我們四人先去了全越南最大的華人社區堤岸參觀。坐壹路公車(二千越盾:HK$1),一下車就是「平西市閘」(Chợ Bình Tây)。堤岸的越文Chợ Lớn,意思其實就是大市場,單看名字已可以猜出這個海外華人社區如何繁榮。一九七五年南北越統一後,新的共產政府打壓華人,這個曾經風光的「大市場」忽然暗淡起來,當年很多政治和經濟難民,其實很多都是從這裡出走的中國人,較幸運的能找到收容國,沒那麼幸運的就遣回越南,最不幸的就在途中死去。我有次在爺爺家找到一份那個時代的華文舊報紙,打開分類廣告一欄來看,全都是「尋人廣告」,在黃得發脆的紙張間顯得詭異,像咀咒,像命數。不過越南自從九十年代起逐步開放,又吸引回一批華人來搞生意,有些是之前逃到外國的華僑,也有部份來自香港,更多的是台灣老闆。

堤岸有幾家華文書店,書的種類不算多,賣得最火的似乎是李居明的大迷信風水書,以及一些複印本的新聞雜誌。我花了六千越盾(HK$3),買了最新一期的《亞洲週刊》,老闆用南洋口音的廣東話問我:「細路喺香港嚟呀?」我說是啊,他笑了笑又繼續工作。

在堤岸區參觀了一些寺廟和會館後,我們坐的士去了戰爭博物館參觀(入場費一萬越盾)。我之前去過了,這次也沒必要再進去看,而且這個戰爭博物館挺多可怕的照片,看一次也夠了。整個博物館最震憾的,就是一個受橙色毒劑(agent orange)影響的畸嬰孩屍體標本,浸在一缸保存液裡。當年越南和美國打杖時,越軍用茂密的樹林作掩護,美軍研發出落葉素,大規模灑在越南境內,後來才發覺毒劑不單會令樹木落葉,更會導致基因突變。在外邊的小公園放了幾張長椅給參觀者休息,總有很多人抽煙,可能這個博物館太多讓人不安的照片,看完了使人心情沉重,要靠煙草來麻醉一下。不過奇怪的是,在戰爭博物館裡雖然有很多反美宣言,但在館內的紀念品店裡卻賣一些美軍用品,Zippo打火機和美軍軍帽等。試想如果在南京大屠殺紀念館裡賣日軍軍帽……

離開博物館,順道去聖母堂和中央郵局一帶參觀,已是下午四時多,這才想起今天只吃過早餐。

肚子餓得很,隨便在街上找了些吃的就回去旅館做面膜——那三位女孩子說越南的天氣很熱,把她們幼嫰的肌膚摧殘,要做面膜滋養一下。值得一提,她們住的旅館叫玉民客棧(Ngọc Minh),只用十美金一晚,有冷氣又有衛視,真的挺化算呢。



<< 前頁後頁 >>